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惹祸的微博孕妇照

女白领罗芸和男友感情甚笃。正当双方父母相约一起商量结婚事宜时,男友的父母却在街头私立医院散发的广告宣传册中,看到了准儿媳怀孕做B超的照片。两位老人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决定停止和罗芸的父母商谈儿女的婚事,并逼迫儿子与罗芸分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孕照上了私立医院广告宣传册

2013年8月6日中午,哈尔滨市某传媒公司白领罗芸和妈妈徐美贞在酒店一直等到12点30分,也没见到男友路杰和他的父母前来。罗芸和路杰说好中午12点在酒店见面,双方父母商量两人的结婚事宜。眼看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路杰和他的父母还没有露面。这让徐美贞有些生气,她催女儿给路杰打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此,罗芸也有些生气,她气呼呼地拨打路杰的电话,得到的回应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罗芸一愣,直觉告诉她:路杰那边可能有事情发生。于是,她又拨打路杰母亲黄玉茹的电话。电话接通后,罗芸焦急地说:“阿姨,都快下午1点了,你们怎么还不过来呀?”没想到黄玉茹冷冰冰地说:“罗芸,你们不用等了,我们不会去了!”罗芸一听急了,忙问:“阿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黄玉茹说:“我觉得你和我儿子不合适,这门亲事我想再考虑考虑!”说完,就挂了电话。在旁边听到了黄玉茹在电话里所说的话,徐美贞非常恼火:这婚说不结就不结了?这也太欺负人了。自己女儿长得漂亮,工作也不错,哪点配不上路杰?不行,得找他们讨个说法!于是,徐美贞母女俩怒气冲冲地到路家兴师问罪。

见徐美贞母女俩找上门来,黄玉茹仍是冷冰冰的口吻,说:“既然你们来了,就进来把话说清楚吧!”徐美贞刚坐下,就率先发问:“亲家,本来说得好好的,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呢?”没想到黄玉茹不客气地说:“我们路家不想娶一个满嘴瞎话、作风不好的姑娘当儿媳!”黄玉茹这话一出,罗芸脸上挂不住了,她生气地说:“阿姨,我对您一向很尊重,也请您尊重我的人格!”这时,在旁边沉默不语的路杰的父亲路大放坐不住了,他拿过身旁的一本广告宣传册递给罗芸,沉着脸说:“这东西是我早上散步回来的路上别人送给我的。你看一下,上面的那个女孩是不是你?”

原来,早上路大放散步回来,路边散发广告的人塞给他一本宣传册,他顺手翻了翻,内文有一张照片攫住了他的目光。他仔细看了看,竟是准儿媳罗芸的照片。再一看配文,他更是气炸了肺。他气呼呼地回到家,把那本广告宣传册递给老伴,老伴看后也非常生气。路杰不明就里,接过广告宣传册一看,头都大了。在父母的逼问下,路杰把罗芸之前谈过男朋友的事情说了出来。黄玉茹夫妇非常生气,这才决定爽约。

罗芸满腹狐疑地接过宣传册,翻到做了记号的那一页,看到上面有幅照片,照片上一位女孩躺在病床上,满脸喜气。照片旁边的配文是:该女子长期不孕不育,经本院精心治疗后成功怀孕!该照片是孕妇怀孕四个月时做B超的情景。罗芸仔细一看,才知道这是一家私立医院的广告宣传册。她疑惑地说:“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从来没去过这家医院,他们怎么会有我的照片?”徐美贞也在旁边帮女儿说话:“就是,这种大街上散发的宣传广告你们也信,真是的!”

黄玉茹听了这话,显得很不高兴,她质问罗芸:“你还想瞒我们到什么时候,路杰把你过去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了。我和你路叔叔原本都很喜欢你,认为你是个单纯的女孩,没想到你不但谈过对象,还怀过孕,我们路家无法接受你这样的人做儿媳!”黄玉茹的每句话都像钢针一样扎在罗芸的心上,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路杰。没想到路杰低着头一言不发。现场气氛非常尴尬,罗芸和妈妈只好离开了路家。

路上,徐美贞生气地问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罗芸向妈妈坦白,那本私立医院广告宣传册上的照片确实是她,当初她和前男友李剑谈了三年恋爱,本以为他们水到渠成会结婚,不小心怀孕后,就想奉子成婚。那张照片是她怀孕四个月后到医院孕检做B超时,一时兴起让陪同她的闺蜜拍的,然后发到微博上想留作纪念。

这时,罗芸却发现李剑同时和另外一个女孩交往。她认定李剑不可靠,便打掉了孩子,坚决和李剑分了手。在她最痛苦的时候,路杰出现了。通过交往,她和路杰走到了一起。准备结婚前,她把自己的感情经历告诉了路杰,路杰表示不在意她的过去,两人这才让双方父母见面商谈他们的婚事……

心灰意冷欲与侵权医院拼命

订婚的事泡汤了,还被男友的父母羞辱了一番,罗芸想死的心都有。让罗芸没想到的是,她的照片上了私立医院广告宣传册的事,公司的同事也知道了。那天,她刚走进办公室,几个女同事就停止了聊天,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罗芸发现同事梁咏梅手中拿着一本广告宣传册,宣传册的封面她非常眼熟,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她佯装镇静,却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整整一天,她都心不在焉,工作全然不在状态,她恨透了那家盗用她照片的私立医院。

第二天上午,罗芸向公司请了假,然后根据广告宣传册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私立医院。在前台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罗芸找到医院内刊的周主编。听罗芸说明来意,又仔细把广告宣传册上的照片和她本人对照了一下,周主编质问罗芸:“你怎么知道宣传册上的照片就是你本人呢?中国有这么多人,长得像的人多了!”罗芸早就料到对方会来这一招,她立刻用手机上网找到自己发在微博上的照片,愤怒地说:“周主编,你看这张照片,难道只是和宣传册上那张长得像吗?”周主编审视了一下两张照片,突然变脸,说:“这也说明不了什么。我们还要开会,请你不要无理取闹,不然我就报警了!”罗芸非常气愤,吼道:“好呀,我也想等警察来,咱们说个清楚!”周主编恼羞成怒,立刻打电话叫来保安,将罗芸“请”出了医院。

没讨到说法就被赶了出来,这让罗芸很无助。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路杰打来的,她心里一颤,接通了电话。电话里路杰声音低沉,他首先让罗芸原谅那天在他家里没能帮她说话,因为他夹在中间实在很为难。他说之所以这几天没和罗芸联系,是因为他心里很纠结:他对罗芸的过去并不在意,只是父母的观念太传统,家人的态度让他很为难。经过几天的思考,他觉得他还是爱罗芸的,他愿意和罗芸一起面对人生的困境。

绝境中得到男友的承诺,罗芸心里多少有一些安慰。半小时后,路杰赶来和罗芸见面,罗芸扑到路杰怀里哭了起来。路杰安慰罗芸想开些,他会耐心劝说父母,让父母重新接纳她。有了路杰的承诺,罗芸心里好受多了。

此后,路杰试着说服父母接纳罗芸。可是他费尽口舌,母亲仍无法接受罗芸的过去。黄玉茹还是那句话:“咱们路家丢不起这个人!”

父母那边工作做不通,路杰和罗芸只能暗地来往。一天,罗芸发短信约路杰到一家咖啡馆见面。晚上6点,罗芸准时赶到咖啡馆,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等了10多分钟,也不见路杰来。她正想给路杰打电话,却发现路杰的母亲黄玉茹站在了自己面前。罗芸愣了一下,马上站起来,不自然地说:“阿姨,您,您怎么来了?”黄玉茹没接罗芸的话,而是以警告的口吻说:“罗芸,你要是自重,就别再纠缠我们家路杰了,我正在给他物色正派女孩呢,你和路杰是没有未来的!”撂下这句话,黄玉茹转身就走。罗芸的心里顿时凉了:路杰没来赴约,却派母亲过来下通牒,难道他又变卦了?

难怪罗芸胡乱猜测,此时的路杰也正蒙在鼓里。原来,罗芸中午给路杰发短信时,路杰正在卫生间,他把手机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听到儿子手机的短信提示音,黄玉茹就随手拿起来看了看。一看是罗芸约儿子见面的短信,黄玉茹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想教训儿子的她突然改变了主意,悄悄把罗芸发来的那条短信删掉了。晚上,她瞒着儿子赶到了那家咖啡馆……

经过这件事,罗芸情绪非常低落,当天晚上她一夜无眠,把心中的怨恨都集中到了那家私立医院:是这家医院害得我这么惨。不行,我得找他们算账!

第二天早上,罗芸饭也没吃,往包里放了把水果刀,就去那家私立医院讨说法。临走前,她给去买菜的母亲留了张字条:女儿不孝,我去找那家医院算账,如果我回不来,你就报警吧!做完这一切,罗芸出门了。

打赢维权官司“收获”人生教训

徐美贞买菜回来,看到罗芸留的字条,不禁大惊失色。她怕女儿出事,忙给路杰打电话,告诉他罗芸去找那家私立医院拼命了,让他赶快过去看看。路杰挂了电话,连忙赶往那家私立医院。

徐美贞和路杰几乎同时赶到那家医院,两人刚进医院大门,就听见几个护士嚷着往楼上跑:“一个女孩在周主编办公室用刀抵住脖子要自杀,弄不好会出人命!”徐美贞和路杰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跟着护士往楼上跑。两人跑到二楼走廊,看到很多人围成一圈,有个男子大声说:“姑娘,有事说事,别想不开,我们可以赔你钱!”这时,徐美贞听到女儿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们盗用我的照片,让我结不成婚,上不成班,连上街都要戴墨镜,我不要钱,我要你们公开道歉!”那个男子说:“公开道歉有损我们的名声,这个我们做不到!”只听罗芸哭喊道:“你们不公开道歉,我就死在这儿!”

听到这里,徐美贞发疯似的拨开人群。看到女儿拿水果刀抵在脖子上,她哭着说:“小芸,你可不能干傻事呀,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妈也不活了。”路杰也挤了进来,苦苦恳求道:“芸儿,他们不道歉,咱可以到法院告他们,你这样做能对得起爱你的人吗?我和阿姨都会和你站在一起的!”听了路杰的话,罗芸的情绪有所平复。路杰动情地说:“芸儿,你把刀放下,我答应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会做通我爸妈的工作,我说话算数!”听了路杰的话,罗芸手一松,水果刀掉在了地上。路杰立刻上前拥住罗芸,罗芸伏在男友的肩膀上放声大哭……

情绪稳定后,罗芸跟着路杰和妈妈离开了医院。中午,路杰请罗芸和母亲到一家饭店吃饭,罗芸在饭桌上责问路杰:“那天我约你到咖啡馆见面,为什么赴约的是你妈妈?”听着罗芸的责怪,路杰这才知道罗芸那天给他发短信约他见面的事。他猜测可能是母亲偶然看到了短信,悄悄把短信删掉,然后到咖啡馆找罗芸,逼她和自己分手。路杰把自己的推断说给罗芸,罗芸这才释然。看到女儿和路杰感情回暖,徐美贞很欣慰。

回到家,路杰生气地质问母亲:“你凭什么偷看我的短信,还自作主张去找罗芸。你这样做差点逼她走上绝路!”见儿子情绪很激动,黄玉茹忙问发生了什么事。路杰把上午发生的事说了出来,并对母亲说:“我已经原谅了罗芸的过去,我以后还会和她在一起。你们要是接受不了她,我就搬出去住,以后再也不回这个家了!”见儿子话说得这么绝情,黄玉茹斥责他为了一个女孩竟和父母反目,让她寒心。路杰正要反驳母亲,一旁的路大放突然站出来说:“我和你妈对罗芸那件事心里感到别扭,总得让我们有个消化的过程吧!”黄玉茹想说什么,却被老伴用眼神阻止了。

情绪平复后,罗芸决定起诉那家私立医院。2013年11月中旬,罗芸向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起诉那家私立医院以营利为目的,擅自盗用她微博上的照片,印在医院内刊上,在社会上广为散发,侵犯了她的肖像权。要求被告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向她公开道歉,并赔偿其精神损失费10万元。

2013年12月6日,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开庭前,路杰的父母也赶了过来,态度鲜明地支持罗芸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这让罗芸心里热乎乎的。鉴于案情简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庭对罗芸控告私立医院侵犯其肖像权一案很快作出了判决:被告未征得原告同意,擅自盗用其微博上的照片用来营利,侵犯了原告的肖像权。责令被告向原告公开道歉,澄清事实,并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8000元。

如愿讨回公道,罗芸松了一口气。走出法院的大门,罗芸再次向黄玉茹道歉。黄玉茹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小芸,既然你和路杰这么相爱,我和你叔叔就不阻拦了,只是希望你以后堂堂正正,做个自尊、自爱的女人。”罗芸满脸愧疚地说:“阿姨,我记下了,我是因为太想和路杰结婚了,所以才没把以前的事告诉您和叔叔,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让罗芸深刻反省自己。两年前,她未婚先孕,为了追求新奇,把做B超时的照片发在微博上,结果被私立医院非法盗用,差点毁了她一生的幸福。她想以自己的教训告诉那些未婚女孩:人生路上,并不是每次头脑发热后做出的事情,自己都能够承担相应的后果。在做每件事情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要有所为,更要有所不为。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