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擒拿色狼记

临潼发案

对于22岁的小雪姑娘来说,2012年11月23日是她人生中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小雪在西安市临潼区南北大街一家蛋糕房打工,平时,蛋糕店晚上9点就下班。可这天,因为老板进货,所以她加了会儿班。等她出店门时,已经夜里11点了。因为有华清池、兵马俑,临潼一年四季游客络绎不绝,临潼城区街道的路灯也因此格外亮。小雪这个时间出门,根本不用担心黑灯瞎火。她住的地方在文化路,离蛋糕店不到两公里。平时步行回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可是,当她走到人民南路的幸福门时,突然冒出两个小伙子把她拉上了一辆小轿车,并且不由分说把她塞到了后排座位底下。小雪还没看清他们长什么样儿,就被用胶带缠上了眼睛。接下来,那几个人对她就是一顿暴打。这些人从她包里翻出她的银行卡后,问她卡上有多少钱。小雪说,有2000多块;问她是干什么的,父母又是干什么的,小雪回答,自己在蛋糕店打工,父母都是临潼乡下的农民。问话的人说的是一种很别扭的普通话,小雪听不出他们是哪里人。车开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听起来很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三个人把她轮奸了。

天亮后,他们把小雪手脚捆绑起来,装进了汽车后备厢里。小雪感觉到车子走走、停停。前前后后,小雪解过两次小便,他们把她弄出来松了绑,但蒙在眼睛上的胶带却始终没摘下来过。直到天再次黑下来,小雪才被从后备厢里拖出来。他们摘下她脸上的胶带,把她的银行卡交给她:“低着头,不许看我们。你自己去前面的自动取款机取钱。”对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没有把握的小雪,只好战战兢兢地往前走。眼睛适应一会之后,她看清前方确实有一台自动取款机,四周没有一个人。虽然那几个人根本没有下车,但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取了钱,然后又顺从地低着头回到车上。这次,汽车行驶了几分钟后,又停了下来。那伙人把她的手机还给了她。不过,手机已经拆成了四件:机身、后盖、电池和手机卡。一同交给她的,还有她身上的60多元零钱。待那辆车扬长而去之后,小雪才把手机装好。这个时间是24日的晚上9点多。她先给她的一个表姐打了电话,当晚11点,她在表姐的陪同下,走进了公安临潼分局华清派出所。

这样一起恶性案件,引起了临潼分局上下的高度重视。“别再说你们刑侦大队连续五年命案全破,这起案子要是破不了,在我眼里前面的成绩统统不算数。”临潼分局局长刘军上任时间不长,他把这起案子当成对自己的第一个考验。从作案手法上看,这伙人显然是惯犯。不打掉他们,他们势必还会继续作恶。案件汇报到市局、省厅,上级对此案也同样重视。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厂生亲自出任了专案组长。

案件的侦破难度,无疑非常大。虽然控制受害人长达22个小时,但犯罪嫌疑人手段非常狡猾,受害人既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们开什么样的车;这伙人甚至连声音也经过伪装。受害人一上车眼睛就被蒙住,但那截胶带事先垫上了卫生纸,这样就不会带掉受害人的眉毛、眼睫毛。由此可见,他们操练这样的活已经驾轻就熟了。

直接不好找人,专案组试图以车找人。调取案发时间段临潼所有的监控探头,民警发现可疑车辆为一辆灰色的捷达车,前后都没挂车牌,遮阳板处于放下状态,汽车前挡风玻璃右侧没有张贴任何审验标志。在临潼,一共有17个探头拍到了这辆车。

本案发案在临潼幸福门。小雪最后取钱的地方,位于临潼新丰街办的老街。从17个监控探头拍到的时间段看,案发期间这辆车一直在临潼境内活动。起初,专案组把这伙犯罪嫌疑人的范围划在西安、临潼、渭南、咸阳一带。民警跑了30多家GPS公司,查了1940辆捷达车,却没有发现行动轨迹与本案相似的车辆;临潼的派出所民警更是被要求见车见司机,逐一核对嫌疑车辆的特征,比如倒车时哪个车灯不亮、挡风玻璃有没有贴审验标志,仍然没有结果。

刑侦大队技术人员也从小雪的内裤上提取了生物检材送检。然而,因为是轮奸案件,检出的DNA只有具有认定功能的混合版,而没有可供比对的单人版。案件的侦破一时间没有了方向。

两个恶棍

在山西省临汾市汾城镇,马金虎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马金虎现年27岁,人瘦,身高不足一米七,他的最大特征,就是脑袋上只有一半头发。据说是他小时候淘气,从炕上掉进了开水锅,烫的。后来,马金虎变成一个狠角儿,据说和少了一半头发总受人歧视有关。

马金虎另一特点就是好色。知道他底细的人都说,这小子的性功能不是一般地强。在附近村子,他和好几个有夫之妇有染。有人问他,你就不怕人家老公知道后来收拾你?马金虎脸定得平平的:“来,让他放马过来,我看他们谁敢!”也不知道那些帽子飘了绿的主儿是不是都不知情,反正真就没一个人来找他理论过。

汾城镇的高茂龙按说不该跟流氓无产者马金虎在一个层次。高茂龙的父亲是汾城镇下面的一个村委会主任,他们家家道殷实,在县城有房,家里有两辆车。平时,高茂龙做水果生意,收入比一般人要强得多。他有老婆有孩子,并没有犯罪前科。何况,他还比马金虎年长五岁。那么,他们俩怎么就扎了堆儿呢?

要说认识,他们早就认识。都在一个镇上,马金虎的一个哥哥还跟高茂龙是同学。但他们俩钻到一起,是在2011年。像下棋的会有棋友、打牌的会有牌友一样,这俩人也有共同爱好,那就是好色。俩人钻在一起,没少交流搞女人的经验。到歌厅、桑拿找小姐要花钱,也不够刺激。2011年秋天,高茂龙的媳妇给他怀上了老二,正常的夫妻生活过不成了。于是,高茂龙决定叫上坏蛋马金虎当帮手,到大街上拦路强奸。

第一次作案,是在2011年10月的一个晚上。高茂龙开着家里的那辆银灰色的本田风范,和马金虎来到临汾城区寻找目标。在秦蜀路,他们看上了一个单身行走的姑娘。姑娘看上去20多岁,上身穿深绿色上衣,下身穿牛仔裤,路灯下远远看去,时尚、靓丽。姑娘走到车跟前,马金虎突然从车里窜出来,两把将姑娘塞进车后座。车子行进中,马金虎把那姑娘的头按到脚垫上,先是狠狠地拳打脚踢,把她震住。他勒令受害人不许抬头,然后翻检了她拎的手提包。手提包里只有一点零钱和一部手机,这些他们没有兴趣。高茂龙就是临汾人,又经常开车。临汾郊外没人的地方,他很清楚。找了这么个地方,他停下车来。马金虎先把姑娘强奸,接着高茂龙也将她强奸。走到临汾东关路,他们把那个姑娘放下车,扬长而去。

几天后,两人再次行动。他们用同样手法在临汾市鼓楼旁又劫持了一个胖胖的女子。女孩儿长得不好看,包里又没什么钱,车开了不远,他们就把她放下了车。

有这两次试手,两个恶棍胆子越来越大。11月的一天午夜,他们把车停在临汾城区的五一路上。这时候,有两个年轻女子结伴走来,高茂龙和马金虎一人一个将二人都塞进了车里。车开到刘村附近,四周无人,高茂龙停下车来。两个女子一胖一瘦,高茂龙与马金虎一人一个,将二人强奸。

两个幽灵就这样时常出没于临汾的夜晚。

犯罪升级

如果说高茂龙、马金虎前期的犯罪还只是强奸、轮奸,随着又一个恶棍李国柱的加入,他们作案就带有更明确的目的指向:弄钱!

说到犯罪升级这个概念,李国柱本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李国柱与高茂龙同岁,也是汾城镇人。2001年,李国柱因盗窃获刑,2004年出狱;2007年至2010年,他再次坐牢,是因为抢夺罪。到了本案,这个罗圈腿、个头矮小、话很少、人很阴的家伙,已经成长为一名绑架、抢劫、轮奸团伙的主犯。

李国柱是在2012年春末夏初开始参与到这个团伙中的。从这时起,翻检受害人的钱包时,他们把焦点由现金转移到了银行卡上。他们的活动范围,也从临汾扩大到山西的运城、太原以及河南的济源、焦作、沁阳、三门峡等城市,并且进入了陕西的渭南和西安两市。从作案时间上,他们也由一个晚上,延长到一次出行就是五六天,一路走一路作案。马金虎曾在上海打过工,他认为那边人更有钱。后来,他曾跟办案民警说,他们到临潼作案,实际上是因为把路跑错了,本来,他们是准备去江浙、上海那边绑架有钱人的。

在外地作案,并不是说在临汾洗手不干了。2012年12月14日晚,高茂龙开着家里的雨燕车,和李国柱一同来到临汾城区。在恒大华府门前,他们绑架了26岁的黄晓。黄晓是一家家具店的员工,她的包里没多少现金,也没有银行卡。制服黄晓后,俩人把她捆绑起来,塞到了后备厢里;相隔不到一个小时,车子行驶到临汾尧都区迎村北街,他们就对另一个目标下手了。此次遭劫的,是19岁的售楼小姐柴宁。他们让黄晓跟家里联系,准备2万元钱,打到柴宁的卡上;同时,他们也让柴宁给家里打电话,同样准备2万元。之所以准备2万元,是因为银行的自动取款机一天之内一张卡只能取2万元,而柴宁身上有两张银行卡。将柴宁劫上车,朝闻喜方向开出100多公里之后,他们在一处四下无人的地方停下了车,俩人将柴宁轮奸。黄晓之所以没有被轮奸,是因为她怀孕了。窝在后备厢里,柴宁的惨叫声她听得一清二楚,她吓得浑身发抖。“你们俩谁的钱先到账,我们就先放谁走。”高茂龙、李国柱用受害人的手机与她们的家属联系,但只发短信,发过就关机。两名受害人急于脱身,争先恐后地催着家里人赶快往卡上打钱。结果,第二天白天,两张卡上分别打上了2万元。取到钱后,晚上他们就先放了黄晓,后半夜把柴宁也放了。

这次作案,为什么没有了马金虎呢?这是因为高茂龙与马金虎在分钱的问题上闹矛盾了。相比之下,已经坐过两次牢的李国柱倒还把钱看得淡一些。这样,高茂龙有时候作案就不叫马金虎,只把李国柱一个人叫上。因为高茂龙的车技好、块头大,没有高茂龙的时候,这帮家伙就常常采取步行的方式。

2012年8月23日晚10点,河南济源一位女士开着自己的宝来车,准备去朋友那里赴约会。在一个路口等绿灯的时候,她的前后车门突然同时被拉开。这位女士简直惊呆了,刚刚“啊”了一下,她就被分别挤进驾驶室和坐进副驾驶座的两个男子一起用力举起来,递到了后排;后排座位的一个男子把她的头部按在了脚下,开始对她拳打脚踢。这一切,就在等信号那十几秒里发生;绿灯亮起时,这辆车马上向前开去,并没有引起后面车辆的注意。这辆车子从济源一气儿开到了山西长治市,因为这位女士有价值四五千元的项链、戒指以及现金,却正好没有银行卡,他们在长治把她放了,临走告诉她,车钥匙扔在一二百米外的路边,让她自己去找。

参与这起案子的,除了李国柱,还有李国柱的狱友、山西永和县人李卫林,以及汾城镇与李国柱关系好、看上去像个老实人的赵晓峰。以这种方式作案的,都是李国柱挑头,马金虎也曾参与其中。用同样方式,他们还在河南济源与山西临汾作过数起案。

如鬼似魔

高茂龙、马金虎、李国柱等人接二连三地进行绑架、抢劫和轮奸,各地警方当然也都想方设法试图破案。比如河南济源警方,到本案破案时,当地所发生的每一起案件,民警手上都有了厚厚的卷宗,由此可见他们做了大量的调查走访工作。

高茂龙曾经受聘,在当地公安机关当过司机。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很强的反侦查意识。每次开车,他都要卸掉车牌,或者用一种“号牌贴”将自己的车号改掉两个数字;车上的审验标志,他都会摘下来;害怕被监控探头拍到面部,他会把遮光板放下来,并且让副驾驶位子空出来。作案过程中,他使用导航仪,刻意不走高速公路。除此之外,如果有受害人在车上,他们会不聊天,并且尽量不说话;即使非说不可,也会故意改变口音。

高茂龙一伙手段残忍,他们还通过拍裸照威胁受害人,说她们如果敢报警,就把她们的裸照和身份证信息一起挂在网上。很多受害人害怕遭轮奸的事被人知道,常常在事后选择忍气吞声;就是报案,也只跟民警说被抢劫了,只字不提遭到性侵。还有的受害人本身是从事色情服务的小姐,更不愿意让警察知道她们的身份。所以,尽管破案后犯罪嫌疑人在三省十市指认了34处作案现场,但专案民警落实了的报案材料,却只有16份。

一网打尽

在第一次送检没有检出可以进行比对的DNA单人版结果出来之后,临潼分局刑侦大队民警马上进行了二次采样送检。2013年1月14日,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处的检验结果终于出来。这一次,技术人员做出了一个混合版和一个单人男性DNA。1月19日,单人男性DNA与曾经坐过牢的犯罪嫌疑人李国柱比对成功。

1月24日,临潼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宋建科、二中队中队长邵公辉以及华清派出所民警陈佼佼一同赶赴山西。此后,民警们先后往山西、河南跑了十几次,邵公辉一次没落都参加了。第一次去山西,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民警找到李国柱家所在村的村委会主任,试图要到李国柱的手机号,村主任打了好些电话,都没问出来。然而,民警前脚离开村子,村委会主任后脚就在电话里把西安警察来的事儿告诉了李国柱。直到民警再次找到村主任,晓以利害,他才极不情愿地向民警提供了李国柱的手机号。然而,自此以后,李国柱手机就没再开过机。李国柱还通过当警察的亲戚,通过公安网查到了西安警察为什么在找他。

分析李国柱的话单,与李国柱关系密切的高茂龙、马金虎等人就浮出了水面。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征:在作案期间,会一起关闭手机几天。

3月8日,专案组在山西警方的大力协助下,终于在临汾抓获了李国柱;一天之后,高茂龙与马金虎也分别在襄汾与运城被抓获。在此之后,赵晓峰、李卫林、王向辉、李文利等犯罪嫌疑人也相继落网。至此,这起公安部督办、涉及三省十地市的系列绑架、抢劫、强奸团伙案的七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

案件侦破后,专案民警没有忘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受害人小雪姑娘。然而,神情呆滞、面无表情的小雪听说之后,仍然无动于衷。案发后,因为她连续多日不上班,蛋糕店老板已经炒掉了她。民警帮她重新找了个工作,但白天出门都需要人陪同的小雪已经无法胜任这份工作。最终,她只能天天待在家里,守着唉声叹气抹眼泪的父母亲。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