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狼婿

滨海城市突发大案

候鸟夫妇死于非命

琼海市是红色娘子军的故乡,又是博鳌亚洲论坛的永久性会址,这个滨海城市气候宜人,是“候鸟一族”和国内外游客向往的人间天堂。

2010年11月13日下午5时许,海南省琼海市公安指挥中心接到市民报警,称该市某小区内有一对“候鸟夫妇”双双死亡,死亡原因颇为蹊跷。

警方接警后,启动命案侦查的快速反应机制,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不到半小时,侦技部门迅速到达案发现场。案发地为一个高档住宅小区,栖息着来自全国上百个候鸟家庭。

经查明,被害人时忠时年60岁,是辽宁省鞍山市鞍钢建设综合建筑安装公司工程师;被害人李香时年58岁,是辽宁省鞍山市邮电局深沟寺局退休职工。夫妇二人均为城镇户口,案发前经常居住地为海南,生前共育一女时晶。经查,李香死于镇静类药物和氰化物中毒;时忠死于镇静类药物中毒。

非常大案引起了海南省公安厅和琼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琼海警方强力破案,于同年11月25日,将逃至山西省永济市的犯罪嫌疑人邓伟抓获归案……

打工仔瞄上候鸟族

急嫁女不慎中圈套

邓伟时年33岁,是安徽涡阳的农民打工仔,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日子倒也过得去。他在到辽宁鞍山打工前,结过婚,并与两个女人生下了三个小孩。到鞍山后,他凭着在家乡懂点医学常识,便在一家黑诊所冒充医生行医。

2010年7月,辽宁鞍山33岁的女子时晶走进了这家黑诊所看病,并结识了邓伟。邓伟身材健硕,能说会道。令时晶感动的是,在她上门复诊时,邓伟“不计个人得失”,劝她说“这家诊所是黑诊所,你下次不要来这个坑人的诊所看病了。”

单身的时晶是个急嫁女,非常渴望爱情。认识邓伟没几天,她就被邓伟的甜言蜜语迷得晕头转向。邓伟知道她父母是“候鸟一族”,在海南拥有两套高档房产,便和诊所的同事说,攀上时晶等于找到一棵发财大树。于是他频频接触时晶,谎称自己也是单身,希望能与时晶交个朋友。

晕得七荤八素的时晶觉得,邓伟太符合她的择偶标准了:帅气、温柔、体贴。她急不可耐地把恋爱的“喜讯”告知了远在海南的父母。在介绍时,她全盘照搬了邓伟的自我介绍:医生,与她同岁,安徽人,未婚!母亲李香得知消息,连忙催女儿把男友带来海南看看。于是认识邓伟仅一个多月,邓伟就搬到了时晶家中与之同居,时晶还催他一起到海南拜见父母。

邓伟勉强答应,提出要开车到海南。临行前,时晶兴奋地带他到商场,从头到脚用名牌将男友“装饰一新”,还买了几千块钱的滋补品,说是要他带给父母做见面礼。邓伟嘴里一直说我来买单,可银行卡就是掏不出来。热恋中的时晶也没有在意这些……

2010年8月7日,两人开着时晶的标致小轿车从鞍山出发,一路游山玩水,慢慢到了安徽境内。8月16日,邓伟借口为了方便汽车年审,在亳州市将时晶的车过户到了自己名下。想着两人过了父母的关就是夫妻了,时晶也没对此产生怀疑。

过了一天,他们来到了邓伟的老家涡阳,时晶提出要见邓伟的父母。起初邓伟面有难色,说车子还要绕道麻烦。时晶却执意前往,邓伟无奈,只好把她带回了乡下老家。这下,时晶彻底傻眼了:邓家的房子破烂不堪,还有两个半大的男孩围上来喊爸爸。

那晚,时晶哭得死去活来。邓伟则流着泪“坦白”:“我没告诉你真相是我太爱你,怕失去你。况且我的家境虽然不好,但我会努力赚钱。你放心,我以后会对你负责一辈子的!”

恨嫁心切的时晶也不愿意恋情如此夭折,思来想去,最终她糊里糊涂地原谅了邓伟。

他们从安徽涡阳一路玩到湖南张家界后,邓伟以开车到海南太累为由,把车留在了张家界,两人随后坐火车回到海南。

明里体贴孝顺

暗中下毒加害

邓伟到海南与时晶父母一起生活后,他对老人很“体贴”,做饭做家务全包了,时晶由此对他深信不疑,不久就将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拿给他看。邓伟见时晶家境不错,遂起盗窃的歹念。

当年9月26日下午,邓伟以回张家界取车为由,拿着事先购买的飞机票从海南乘坐飞机抵达辽宁鞍山市,买了一台小型切割机,窜至时晶家,用钥匙打开房门,用切割机切开保险柜,盗走金项链、银手镯等物,又从主卧室床底下盗走邮票十几册,随后逃离现场。在沈阳火车站,其将盗窃的财物卖给了一名小贩,获得赃款1万元……

时晶父母在海南五指山市和琼海市各买了一套高档住房,看见女儿带回一个会行医的体面男友回来,毫不知情的时忠夫妇满心欢喜,“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地住在五指山市某小区。由于两位老人身体抱恙,准女婿邓伟尽心为他们看病,开药打针照顾备至。夫妻俩待邓伟也如亲儿子般,连家中的银行密码对他都不设防。二老一心催促邓伟和女儿赶紧办婚事,并提出要到邓伟家中见见其家中老人。平时看病买药的钱一般都是时晶支付。有一次,邓伟说,要治疗两位老人的病,得花上万元买药才行,时忠便拿出6000元现金交给邓伟买药,但这次,邓伟说钱丢了没将药买回来,弄得老人很不高兴。

接下来又有一件事情让时忠夫妇发现邓伟并不可靠……

2010年9月30日,时家发现鞍山家中被盗,马上报警。邓伟担心其家境贫寒及先前在鞍山市盗窃时晶家的事被女友家发现,再加自己骗了老人6000元钱买药的事,竟然就此萌生了杀害时忠夫妇的歹念。

11月3日左右,邓伟以治病为名,开始给李香服用一种镇静类药物(四倍平常剂量即可致死),每日一至两次,每次四至八片。11月6日,时忠身体不适,邓伟与时忠等人一同前往琼海市嘉积镇看病,并住在万泉河某小区。邓伟每日给时忠服用镇静类药物,每日两次,每次八片。

11月12日,李香首先发病,入住琼海市人民医院。次日,邓伟将200片镇静类药物碾成粉末,用塑料袋装好。11月14日下午,邓伟从医院回到家中,看见时忠躺在病床上,便取出一汤匙镇静类药物粉末给时忠服用后,见他没反应,又取出两粒毒狗药给时忠服用,时忠服食后失去知觉。随后,邓伟用菜刀将电磁炉的电源线割下,通电后电击时忠的左手,见时忠没有反应,邓伟才确认时忠已死,便将剩余的镇静类药物粉末和两粒毒狗药装进口袋,同时将两瓶镇静类药物和六粒毒狗药倒入马桶冲掉,并将两个装镇静类药物空瓶子丢掉,以制造时忠“自杀”的假象……

次日早上五六时许,趁时晶驾车离开医院,邓伟将剩下的镇静类药物粉末全部取出溶解在水中,给李香服用后,又取出两粒毒狗药给李香服用,李香服后失去知觉,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当晚,邓伟曾以不能超度为名,企图阻止时晶报警和解剖父母遗体。而时忠的胞弟一天之内先是接到大嫂亡故的消息,继而又接到胞兄“自杀”的死讯深感震惊。电话强调侄女时晶在他到来之前不能移动遗体,才最终得以保存死亡证据。

当晚时忠的胞弟等人闻讯赶到海南后,对时忠的死因产生怀疑并报警。次日凌晨,邓伟借口身体不适要看医生,驾驶时晶的小轿车逃之夭夭,时晶这才如梦初醒……

杀人手段隐蔽

法网终究难逃

2012年6月8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此案。

法院认为,被告人邓伟在与时晶一家人共同生活期间,总担心自己与女方的婚姻问题会因为自己家境及盗窃罪行败露后遭到女方父母的反对。为达到与女方结婚及分享其家产的目的,遂萌生了杀人歹念。

被告人邓伟利用给女方父母治病的机会,使用慢性药物及毒狗药毒死女方父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邓伟杀人主观恶性极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被告人邓伟为了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采取秘密窃取手段,盗窃其女友家庭的金银首饰和银行存款共计1.71万余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盗窃罪。

在被控入室盗窃事实中,由于部分赃物因客观原因无法作出价值评估以及被告人邓伟对犯罪事实的主动交代,在量刑时,均可作为酌情情节予以考虑。被告人邓伟犯有两罪,依法应并罚。关于邓伟将他人车辆过户到自己名下并出售,其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问题,经查,从被告人邓伟办理车辆过户至驾车出逃的整个过程,车主时晶始终是明知的。对车主来说,被告人邓伟驾车出逃不属秘密窃取车辆情况,不符合盗窃犯罪特征,其行为不构成盗窃罪。

根据本案事实,判决被告人邓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盗窃罪,诈骗老人6000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被告人邓伟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时晶各项经济损失65.69万余元。

尾声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邓伟以量刑过重为由,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3年11月8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琼海向杀人犯邓伟宣读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的执行死刑命令……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