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富翁和干妹妹

曾经相似的命运

富翁认下干妹妹

2007年9月的一天,王志辉请几个朋友吃饭。为他们服务的张怡然,年仅18岁却满脸愁容。王志辉的一个生意伙伴盯着张怡然,不怀好意地说:“你长得这么漂亮,当服务员可惜了啊。不如给我当小老婆。”张怡然羞红了脸,不知所措。王志辉见状,假装不悦道:“怎么还不上菜?”张怡然愣了一下,明白他是为自己解围,赶紧跑了出去。此后几次饭局,王志辉都很关照张怡然,渐渐地两人熟识了。

原来,张怡然已被郑州一所本科院校录取,但因为父亲瘫痪在床,母亲一人打工养家,实在无力支付高昂的学费,她只好放弃大学梦,外出打工。王志辉想到了自己同样因家贫而中断了读书梦,对她惺惺相惜道:“如果你想念书,我可以帮你。”张怡然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您若真想帮我,就帮我找一份兼职吧,我想多挣点钱。”王志辉对张怡然既同情又怜悯,安排她歇班时到自己公司打杂,每月1500元工资。为了方便张怡然与家人联系,王志辉还送给张怡然一部价值2000元的手机。

在王志辉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对张怡然正常的关怀。但张怡然却因此对王志辉越来越依赖,经常给他打电话、发短信。而王志辉只是把张怡然当成小妹妹看待,他曾有意无意地告诉张怡然,自己有家室,工作也很忙,没事不要联系他。张怡然虽然答应了,但她还是会忍不住发一些祝福短信。

2008年3月,王志辉一个多月没到饭店吃饭了,张怡然觉得莫名的不安。一天晚上,她忍不住给王志辉发了一条短信,在没有收到回复之后,她又打去电话。但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听。张怡然索性孤注一掷,给王志辉发了一条短信:“如果你现在不来找我,就再也见不到我了。”之后,她就关机了。晚上十一点多,王志辉匆匆来到张怡然宿舍,着急地问:“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王志辉满脸的紧张,让张怡然特别高兴,她娇嗔道:“你真的这么在乎我吗?”

因同住的女孩不在,宿舍里只有张怡然和王志辉两人,空气里流淌着暧昧的气息。王志辉将门打开,有一些不悦:“你既然没事,我该走了,以后不许再开这种玩笑。”说着,他便起身往外走。张怡然忽然从身后抱住了他,激动地说:“你别走,陪我说说话!”王志辉愣住了,转过身推开张怡然,说:“小然,我的家庭很幸福。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你别误会了啊。”张怡然低垂着头,眼泪夺眶而出道:“我知道,自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情愿。正是因为你的重情重义,才让我不可遏制地喜欢上了你。不过,我从没想过破坏你的家庭,以后我再也不会打扰您了!”王志辉像兄长般安慰她:“小然,你是个单纯的好女孩,以后会找到自己的幸福!”张怡然终于破涕为笑,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嗯,以后我们就是亲兄妹。”此后,张怡然亲切地称王志辉为五哥。

拯救失足干妹

富翁引火烧身

为避免与王志辉的接触,张怡然辞去了在他公司的兼职,同时拼命加班。可夜深人静时,张怡然却难掩失落。就在这时,一个叫万东向的男子走进了她的生活。

时年28岁的万东向,既是唐河县某信用联社资深客户经理,又开有一家洗车行,家境富裕。2008年5月,万东向与张怡然也是在饭店相识,被她的青春靓丽吸引。此后,他经常带人来吃饭,点名要张怡然服务。不久,万东向邀请张怡然单独出去吃饭、看电影。一开始张怡然总是拒绝,可次数多了,她也就默许了。万东向倍受鼓舞,更加殷勤起来。

2008年8月的一天,万东向约张怡然一起唱歌,但张怡然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他跑到酒店去找,从张怡然同事那里得知,张怡然母亲遭遇车祸,她已请假回家。万东向向饭店经理问了张怡然的家庭住址后,匆匆驱车前往。万东向赶到张怡然家时,已是中午。万东向的从天而降,令张怡然很吃惊:“你怎么来了?”万东向放下手中拎着的营养品,关切地问道:“你手机打不通,我担心你,就过来了。阿姨现在怎么样了?”张怡然很感动地说:“谢谢你关心,我妈只是皮外伤,已经出院了。”而张怡然的妈妈,见万东向高大帅气,又对张怡然关怀备至,以为他是女儿的男朋友,高兴得合不拢嘴,不停地问这问那,而万东向都耐心地一一回答。张怡然窘得满脸通红,但也没跟妈妈解释。

2008年8月21日,张怡然生日。万东向让张怡然请了假,带她上街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套高档化妆品。晚上,万东向又像变魔术似的,捧出一大束玫瑰花,饱含深情道:“小然,我爱你!”在一片幸福眩晕之中,张怡然与万东向发生了关系。之后,万东向对张怡然出手更加大方,经常给她买衣服,还拿钱让她寄回家。同时,万东向在外面给张怡然租了套两居室,他经常过去,却很少留下过夜,称自己与父母同住。这期间,张怡然也时常见到王志辉。张怡然把王志辉当成最信任的人,但关于万东向,她却只字未提。

2009年元旦,张怡然在万东向的手机短信上,看到一条短信:“老公,你几点回家?”在张怡然的追问下,万东向才坦白自己已有家室,而且已经结婚8年了。张怡然彻底崩溃了,她不停骂万东向是骗子。万东向信誓旦旦地解释着:“小然,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人,我跟她没感情,只是碍于双方老人面子,才一直没离婚。”尽管万东向一再解释和恳求,可两天后,张怡然还是跟他提出了分手。万东向说什么也不肯。

在这个关头,张怡然发现自己怀孕了!万东向得知后,激动地说:“我要当爸爸了!”原来,因妻子欧阳林一直无法生育,万东向做梦都想有个孩子,他苦苦恳求张怡然:“孩子是无辜的,你真下得了狠心吗?”也许是母爱的天性,加上万东向再三发誓会尽快离婚,张怡然最终答应把孩子生下来。张怡然辞掉工作,并换了手机号码。她不想让王志辉知晓此事,怕他会看不起自己。而王志辉在与张怡然联系不上时,也多方打听她的消息,都一无所获。

直到2009年6月,张怡然在唐河县医院做完产检,在大厅里等取报告单的万东向时,正好遇见来看望病友的王志辉。王志辉一直以为她还没有男朋友,所以吃惊地问:“小然,你怀孕了?”张怡然忍不住哭了起来。“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哥。”王志辉焦急地问道。张怡然忍不住哭诉了她跟万东向的交往经过。王志辉听后,捶胸顿足道:“小然,你好糊涂,那个万东向分明是在玩弄你的感情啊!”张怡然低头啜泣:“事已至此,我又能怎样?”此话刚好被正走过来的万东向听见,他瞪着王志辉,恼怒道:“你谁啊?”王志辉也是怒目而视:“我正要找你算账呢,小然是个好女孩,都被你害了!”眼看他们要打起来,张怡然急忙拉开万东向,并再三解释:五哥爱助人,以前没少帮自己。万东向心里十分不悦,有些怀疑两人的关系。

2009年9月,张怡然生下一个男婴。王志辉买了许多营养品,到医院看望。临走时,王志辉把万东向叫出去,再三叮嘱他好好照顾张怡然,万东向却不置可否。王志辉正色道:“既然小然叫我哥,我就要关心她。”万东向冷笑一声,没好气道:“没这么简单吧,以后你少管闲事!”两人不欢而散。

自从儿子出生后,万东向绝口不提离婚的事。每次张怡然提及,他都以各种理由搪塞。时间一天天过去,儿子也越来越大,张怡然不敢告诉家人,也不知如何是好。2010年2月的一天,张怡然忍不住给王志辉发短信,诉说自己的痛苦。王志辉要她认真考虑好未来,不要越陷越深。这条短信恰好被万东向看到,他的脸色沉了下来,暴跳如雷道:“以后不许你再跟他联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万东向从没发过这么大脾气,张怡然吓得不敢吱声。

遭误解被砍37刀

仗义大哥无辜魂断天国

2010年10月,万东向以张怡然名义买了套两室两厅的房子,让她带着儿子住了进去,还给她请了一个保姆。但对于离婚一事,万东向仍绝口不提。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2011年3月,万东向跟张怡然的关系,最终被妻子欧阳林发现。欧阳林怎么也没想到,丈夫竟然背着她在外面养情人,还有了一个私生子!她想到自己这些年辛苦操劳却只是在为别人织嫁衣,欧阳林跟万东向大闹了一场后,逼他立即跟张怡然断绝关系,否则就到他单位去闹,让他身败名裂。万东向既怕妻子一气之下,做出什么冲动之事,又怕张怡然离开他。两方他都无法舍弃,只能想方设法安抚。

而此刻,本就忍受良心折磨的张怡然更是惶恐不安,每晚噩梦连连。

2011年9月,欧阳林果真找上门来,带着几个娘家人进门就摔东西。最后,欧阳林还狠狠地扇了张怡然几个耳光,把她的孩子都吓得哇哇大哭。欧阳林一行人离开之后,张怡然哭着向王志辉求助。由于张怡然理亏在先,王志辉也不能拿欧阳林怎么样。为了保证她的人身安全,王志辉给张怡然另外找了个住处,并为她换了手机号码。听说妻子打了张怡然,万东向非常着急,却无法联系上张怡然。他想,一定是王志辉把张怡然母子藏了起来。于是,万东向来到王志辉的公司,但王志辉根本不见他,还让保安赶走了万东向。万东向恼羞成怒。

两个月后,万东向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张怡然。不管他如何恳求,张怡然都一口咬定:“如果你不离婚,我就带着儿子离开。”万东向红着眼求她,张怡然态度坚决。万东向愤怒了,吼道:“你是不是和王志辉旧情复燃?”张怡然也不甘示弱,故意挪揄:“我就是喜欢五哥,他比你这个骗子好过几千倍!”万东向气得哆嗦着身子离去,觉得这一切都是王志辉搅合的,他把所有仇恨都集中到了王志辉身上,决定好好教训他一顿。之后,万东向联系了刚刑满释放的社会人员秦志文,让他找几个人,狠狠教训王志辉一顿。

据王志辉妻子肖文轩说,2011年10月3日晚上,王志辉在一个路口下车买烟时,身后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向他撞去,好在他及时躲闪,腿部只是轻微擦伤。回家后他曾与自己谈起此事,觉得那人可能喝醉了,没有在意。但王志辉没料到,这是有备而来,自己命在旦夕。

2011年10月13日,王志辉带着妻儿在外面吃饭,晚上十一点多回到所住小区时,他让妻子和儿子先上楼,自己去地下车库停车。据小区视频资料显示:王志辉停好车准备离开时,附近一辆车就突然发动,朝他撞去。王志辉跳了起来,躲开了,车撞到车库北楼梯墙上。这时,4个戴着头套,手持砍刀、钢管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开始追打王志辉。王志辉跑进小区外面一家电料门市部后,那4个蒙面人追赶而至,朝王志辉全身上下疯狂砍、刺,直到王志辉血流成河,然后4人迅速窜上车,逃离现场。

肖文轩进屋后,见丈夫一直未归,放心不下,就下楼查看。谁知,在小区外面的电料门市部内,肖文轩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丈夫。肖文轩吓傻了,当即拨打了急救及报警电话。王志辉全身共有37处刀伤,其中头部被砍17刀。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因失血过多而身亡。经法医鉴定,王志辉系他人用锐器致伤头部以致开放性颅脑损伤而死亡。作案后,秦志文等人把车停在一家洗车行后,秦志文又骑摩托车返回现场,确认王志辉死亡后,打电话告诉了万东向。万东向没想到会把人弄死,恐慌之余,他给秦志文一万五千元钱,让他们出去躲躲。

鉴于案件重大,当地公安局当晚成立了专案组。办案人员调取了王志辉所住小区录像,并根据录像中嫌犯身形特征等进行搜索。正在潜逃的秦志文知道难逃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主动投案自首。根据他的供词,警方很快将其余三个犯罪嫌疑人,及幕后黑手万东向逮捕归案。

案件真相大白,肖文轩简直不敢相信,丈夫一向乐于助人,没想到竟因此搭上了性命。王志辉去世后,肖文轩每天以泪洗面,在美国留学的女儿也放弃了学业,回家照顾母亲。12岁的儿子由于深受打击,变得沉默寡言,公司的生意更是无人打理,一落千丈。张怡然也无法接受这一切,她每晚都噩梦连连,梦到王志辉浑身血淋淋地站在她面前……醒来后,张怡然抱着儿子,悔泪长流道:“五哥,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

2012年10月16日,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万东向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而策划并组织砍杀王志辉的秦志文,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余3人分别被判处7-15年有期徒刑。另外,万东向等人赔偿肖文轩及家人9.7099万元。对判决结果,王志辉的家人都觉得量刑过轻,他们无法接受。2012年11月,肖文轩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状,要求严惩秦志文和万东向等人,还丈夫一个公道。

目前本案还在进一步的审理之中。

幸福提醒

助人为乐是我们所提倡的美德,但需要有一定的界限和尺度。眼睁睁看着“糊涂”的张怡然与他人纠缠不清,自诩清醒仗义的王志辉开始介入,但却越陷越深。对他人情感生活过度干预,甚至替别人做分手决定,这样的举动超出朋友的界限。而张怡然,将自己不愿意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全扔给王志辉去负责,把他当作自己的救命稻草,更是过度地依赖对方,缺乏界限。王志辉的“过度负责任”和张怡然的“极度不负责任”,最终诱发了悲剧。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能过度依靠他人,而外人也最好别过多干涉,毕竟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