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黑车上的强奸案

或许是觉得夜间跑车不安全,抑或是内心存有不良想法,他买了一把匕首,还从黑市买来一副手铐,另外还配置了一根折叠钢棍

当性侵不可避免时,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被性侵害可能活命,要么以死相抵捍卫贞操,你怎么选?

一天深夜,女大学生洪茹搭乘“黑车”(无运营资格的出租车)回校途中,黑车司机突然停车要实施强暴。洪茹在呼救无门的情况下,选择了“牺牲贞操,保全性命”,成功脱身后报警。黑车司机马长财落网后,警方查明,仅仅相隔14天,马长财在强暴打车女子李玫时,将激烈反抗的李玫杀死。

惯犯马长财

2011年9月3日凌晨1时许,洪茹在中国政法大学北门,上了一辆拉活的黑出租车,赶往海淀区自己就读的学校。没想到,她差点命丧黑车。

洪茹去学校报到后就来到位于昌平区的中国政法大学找同学玩。当晚,她跟几个同学一起吃饭后又去唱歌,一直玩到凌晨才散场。告别朋友后,洪茹准备打车回学校。

这时已是凌晨1点,公共汽车早停了,此处的出租车很少。就在她焦急等待时,一辆黑出租车停到面前,司机问她去哪里。

洪茹本不想乘坐这种黑车,怕挨宰。但司机摇下车窗说:“这里太偏了,这么晚了,没有什么出租车的,我经常在这里拉客,不骗你,我不会漫天要价的,你去哪里?”

见司机是一个中年男人,貌似和善,洪茹问去圆明园北面的肖家河方向多少钱,司机开价50元。洪茹觉得这个价钱很便宜,就上车坐在了后座上。此时夜色已深,洪茹昏昏欲睡。

忽然,车子颠簸了一下,洪茹忙坐直了身子。就在这时,她无意间看了一眼前挡风玻璃上方的车内后视镜,发现司机正通过后视镜在偷瞄她,她心里一激灵,睡意顿无:“这黑车司机不会是坏人吧?”

洪茹没有想错,眼前的这个黑车司机名叫马长财,北京市昌平区人,时年43岁。别看他长相憨厚,但他从16岁起,就不断往来于监狱和看守所:1985年6月,他因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10日;1988年2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988年12月因流氓滋事被行政拘留5日;1989年10月因犯盗窃罪、流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2011年3月,他又因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10日。

马长财有妻子,但两人已经分居多年。他没工作,就买了一辆轿车跑出租,白天睡大觉,晚上8点以后出门拉活。他喜欢去昌平区的几个大学门口拉活,这些学校附近正规出租车少,学生们经济条件一般,贪便宜打黑车的人多,生意比较好做。或许是觉得夜间跑车不安全,抑或是内心存有不良想法,他买了一把匕首,还从黑市买来一副手铐,另外还配置了一根折叠钢棍,车辆后备箱里还放着一把铁锹。这些工具,他可以用来自卫,当然也可以伤人。

忍受侮辱还是失去生命

这天晚上,马长财看到漂亮的洪茹在拦车,就靠上去揽活,并且报了一个低价。见他并没漫天要价,急于回学校的洪茹,就上了他的车。

当车行至昌平西关环岛南200米路西加油站附近时,加油站的灯已经熄了,周围一片黑咕隆咚。这不是马长财第一次来这个加油站,他知道这个加油站晚上10点就会打烊,里面没住人,在这里下手,被害人就算呼救,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也听不见。于是,他一打方向盘,将车往加油站方向开去。

见马长财把车开到加油站,洪茹以为他要加油,就纳闷地问:“不是打烊了吗?”马长财则推说要方便一下。

马长财下车方便后,拉开后座的门,坐到洪茹的身旁。直到马长财撕扯她的衣裤时,她才反应过来,急忙反抗。马长财甩手打了她一巴掌威胁说:“你敢反抗,我就杀了你!”

四周一片漆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洪茹不寒而栗,如果反抗,马长财真的有可能会杀人……在失去生命和忍受侮辱之间,洪茹选择了后者。

完事后,马长财盯着洪茹看她的反应。刚刚受辱的洪茹不由惊恐起来,意识到对方可能要杀人灭口。就在她思考如何应对时,马长财开口了:“你说你是学生,哪个学校的?”

一听这话,洪茹便说她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在社会上玩。马长财试探着问她是不是夜总会小姐?洪茹不置可否,故作轻松地说:“叔叔,你送我回去吧,今天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马长财作案后,担心对方报警。忽听洪茹说自己是在歌舞厅上班的小姐,不由得轻松起来。于是,他从身上掏出200元钱,塞给洪茹说:“今天对不住了,这点钱你拿着。”

洪茹拒绝了马长财给的钱:“不不不,我不要,你拿开!”说完,洪茹又觉得不妥。马长财让洪茹把钱拿上。洪茹假意说:“刚才的事,我不怪你,但如果怀孕的话,你要负责,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吧。”

马长财给了洪茹一个手机号码,并要了她的手机号,说以后还要去找她玩。马长财重新发动车子,送洪茹回学校。到了学校门口,洪茹下了车,扫了一眼车牌号码,发现车牌被半张广告纸蒙住了。看到学校门口的保安,她知道自己安全了。

发现一具女尸

等马长财的车驶出视线,惊魂未定的洪茹才敢打110报警。不一会儿,昌平公安分局的两名民警找到了洪茹,将她带到附近派出所做笔录,洪茹讲述了嫌疑人的长相特征和车辆的颜色。

民警用洪茹的手机拨打马长财留给她的手机号,结果是空号;又前往中国政法大学门口蹲点,狡猾的马长财却没再露面。民警画出肖像,向校门口一些揽活的黑车司机打听嫌疑人情况,但这些司机都否认自己的车是黑车,并表示并不认识画像中的人。

正当昌平区警方全力寻找马长财时,9月18日上午,有人在延庆县大庄科乡解字石村一废料沙场南坡沟内,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年龄在25岁左右,死亡时间是9月17日凌晨3时左右;死者全身赤裸,阴道内没有精液;腹部和阴部有利刃划痕,但是死亡原因却是被人扼颈机械性窒息死亡,作案现场就在废沙场。

根据现场勘探推断,嫌疑人开车将被害人拉到砂石场的空地上,欲强奸被害人,因遭遇反抗而将其杀害,而且用刀划割尸体泄愤,然后抛到沙场南坡沟内掩埋。可死者是谁,被何人所害?是熟人作案,还是陌生人临时起意?警方一面发布认尸公告,一面查看路口监控设备,筛查可疑车辆。但事发地段监控设备显示,案犯时段有数百辆车经过,排查难度太大。

很快,被害人被亲属认出,是26岁的昌平区女子李玫。警方围绕死者生前社会关系进行排查,却未能确定嫌疑人。

因为死者是昌平人,延庆警方发出协查通报,昌平警方发现此案与洪茹被强奸案有相似之处:一是两个女子案发前都是深夜在昌平区境内逗留;二是犯罪嫌疑人开车将被害人拉到荒郊偏僻之处下手;三是与性犯罪相关联。

根据洪茹提供的线索,犯罪嫌疑人操北京口音,自称坐过牢,可能是一个惯犯。警方将嫌犯DNA数据发往公安部DNA数据中心进行比对。

马长财落网

2011年9月20日,警方锁定马长财就是该案嫌疑人,在他的住处附近将其抓获。马长财承认杀害李玫的事实,却坚决否认强奸洪茹和李玫。办案人员根据调查和马长财的供述,大致还原了李玫遇害过程。

2011年9月3日凌晨,马长财将被害人洪茹送到学校后,迅速开车逃离,因为疲倦就回家睡觉了。接连几天,马长财都没有去昌平大学门口拉活,恰好躲过了办案民警的蹲点。

2011年9月17日晚上,马长财再次去昌平拉活。凌晨2点,带着几分醉意的李玫上了他的车,表示要去南口镇,谈好价格后,就仰靠在座椅上闭眼休息。

李玫睡着了,马长财不快不慢地开着车,往南口方向开,他本想将车停在路边,但是害怕被路过的车辆司机发现。随后他一打方向盘,拐弯往延庆方向驶去,当车行至延庆县大庄科乡解字石村时,他突然发现距离公路几十米处有一个废弃的沙场,便将车开过去,停下来关闭发动机,并熄了车灯。

按照马长财的说法:当他将车停下后,李玫警觉地问他想干什么?他笑着说想跟她发生关系,没想到她马上就答应了。孰料,当他去脱她的衣裤时,她却反悔了,要求他给她10万元,否则报警。他被激怒了,当即跟她吵起来。这时恰好远处有一辆汽车开过来。李玫大声呼救,他害怕被人发现,就卡住了她的脖子,李玫激烈反抗,马长财一气之下将她掐死。

“一个年轻女孩,怎么会跟一个素昧平生的中年黑车司机一拍即合发生性关系?”办案人员认为,马长财的口供不足采信,真实情况应是:马长财将车停在沙场后欲行强奸,但遭到李玫的激烈反抗,因担心罪行暴露,遂将其残忍杀害。随后,他脱去李玫的全部衣物,将尸体抛在沟里,取出铁锹挖土掩埋。由于深夜看不清,李玫的双脚露在外面他没注意到。马长财还抱着被害人的衣物和坤包去别处焚烧,牛仔裤和袜子又掉在地上,他也没发现。点燃衣物后,他驾车逃离现场。

第二天,当地两名村民经过沙场,发现沟里的尸体,一双腿露在外面,急忙拨打110报警。

承认杀人,不认强奸

马长财落网后,只承认杀害了李玫,却不承认强奸行为,他自称是在两人交易不成引起分歧才杀人的。同时,马长财还坚决否认了强奸洪茹的事实。他辨称,洪茹上车后,他判断她是一名小姐,就提出跟她发生关系,并开价600元,事后给了她200元。后来,他把洪茹送到目的地后驾车离去。洪茹是嫌钱少出于报复才报警的。

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马长财及其辩护人在法庭上仍坚持上述说法。作为被害人的洪茹,她不仅遭遇了凌辱,还被污蔑为“卖淫”,引起她的极大愤怒,其代理人当即予以驳斥。

是强奸还是性交易,引起控辩双方激烈交锋。由于被害人李玫死亡无法对质,而关于强奸案的争议,集中在洪茹是否被强奸上。

马长财一方认为,事发过程中洪茹没反抗,而且她承认是在歌舞厅的小姐,马长财事后还给了她200元,并送她回家,一路上洪茹情绪稳定,这可能是被强奸吗?

此案的公诉人却认为,洪茹的身份是在校学生,并非歌舞厅小姐;一个孤身女子,在荒郊野外面对一名持刀壮年男子的威胁,为了避免遭受更大伤害,放弃抵抗情有可原;为了避免被灭口,被害人虚与委蛇,与被告人周旋,这不过是保全性命的策略;当被害人脱离被告人控制后马上报警,说明与被告人发生关系完全是违背她的意愿的;结合被告人残忍杀害被害人李玫的犯罪事实来看,被害人洪茹采取放弃抵抗、与报告人周旋的做法,是有意义的,保证了自己没有受到更大伤害。

洪茹被强奸的消息,在小范围内被亲友和学校师生知悉,这给她造成了很大心理压力。而父母给了洪茹最大的安慰。相较而言,被害人李玫的父母更加悲愤,在法庭上他们举着女儿的肖像,痛斥被告人马长财,声泪俱下地说,李玫聪明漂亮,孝顺懂事,万万没想到却惨死在马长财手里。

2012年9月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马长财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李玫家属各种经济损失合计69万余元。

马长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月21日,北京市高级法院终审判处马长财死刑,等待最高人民法院死刑核准之后将被执行死刑。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