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劣质的越南新娘

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娶来一位越南姑娘,可进门没多久,他竟然染上性病,苦不堪言;在要求朋友“退货”遭拒后,朋友同意给他“换货”,竟把一个做了“子宫次全切术”的越南女孩介绍给他。盛怒之下,他找到朋友讨要“说法”,非但没有要回巨款,反而酿出一场命案……

越南娶妻,染上性病

17岁那年,辽宁锦州的郝玉鹏骑着摩托车外出去办事,突然撞在一辆疾驰的面包车上,虽然侥幸保住了性命,但右腿脚踝以下却被迫截肢,留下了终身残疾。

郝玉鹏经过半年的精心治疗,又到上海安装了假肢,不仔细看谁也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少了一只脚的残疾人。车祸之后,郝玉鹏便辍学在家,在父亲的汽车修理厂帮忙,由于他能吃苦,爱钻研,几年的工夫,便把汽车的性能及容易出现的故障掌握得滚瓜烂熟,修车的来到他店里,只要一听汽车的马达声,他就知道毛病在哪里,而且很快就能把故障排除。因而,他家汽车修理厂的门前经常是车水马龙,生意红火。

虽然生意很红火,但郝玉鹏的父母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眼看着和郝玉鹏年龄差不多的伙伴都娶妻生子了,而他30岁仍孤身一人,虽然四处求人给他介绍对象,但一听说他只有一只脚,姑娘们便摇头拒绝,谁也不愿意嫁给他。为此,父母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2009年9月中旬,一个远房亲戚赵文明,陪他的朋友黄大同去沈阳办事,顺路到锦州看望郝玉鹏一家。赵文明和黄大同都是广西东兴市人,在得知郝玉鹏因为少了一只脚,至今还在打光棍时,赵文明一拍桌子说:”你干脆到越南娶个老婆算了。”“到越南娶老婆?”郝玉鹏一下子愣住了。赵文明指着黄大同笑着说:“你问他,他就是专门替中国的光棍汉们介绍越南新娘的大媒人。”

原来,黄大同是生活在中国的越南侨民,十多岁便随父母来到中国广西的东兴市。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这引起了越南人的倾慕与向往,因而,许多越南姑娘把嫁给中国男人,视为改变自己及其家庭生活的一种梦想。黄大同正是看准这一点,便和越南的朋友一合计,在越南广宁省的芒街市注册了一家“缘在千里”的婚介公司,专门向中国的未婚男性介绍越南女孩。

黄大同对郝玉鹏说:“越南姑娘普遍年轻,不贪不懒不随便,不高傲不拜金,年轻漂亮勤劳贤惠。你放心,你的婚事包在我身上了,我保证让你花最少的钱,娶最好的老婆!”

黄大同的一席话,说得郝玉鹏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即就飞到越南。

12月26日,黄大同打电话让郝玉鹏带着8万元钱到越南去相亲。郝玉鹏异常兴奋,几经周折,终于来到广西的边境小城东兴市。2010年1月17日,郝玉鹏随黄大同来到了仅一河之隔的越南广宁省芒街市。

在芒街,黄大同把郝玉鹏安排在自己的公司里,不大一会儿,一个叫黎元勇的越南朋友便领着一个姑娘来到他们的房间。只见这位姑娘用头巾遮着脸,只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睛,穿着类似中国旗袍的越南衫,到腰际的开衩,裙身长及脚踝。这种很收身的服装,看得郝玉鹏眼睛都直了。黎元勇和姑娘用越语说了几句话后,便问郝玉鹏:“你看这姑娘怎么样?她说她愿意嫁给你。”郝玉鹏激动得只是使劲地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黄大同说:“就这么定了。你先到姑娘家里去看看,如果都没有意见,就领证结婚,把婚礼办了。”

姑娘叫黎氏丽珠,23岁,家在芒街市的山区。女儿能嫁到中国,黎氏丽珠的父母十分高兴。郝玉鹏则忙着一系列的相亲活动,如婚纱摄影、女方的单身证明、来中国的护照和签证等,给黎氏丽珠买来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还给她的父母送了「7000元钱的红包,并举办了热闹的婚宴。2月28日,郝玉鹏带着他的新婚妻子黎氏丽珠,回到了辽宁锦州。

到家后,黎氏丽珠洗衣做饭,收拾家务,什么都干,有空就捧着本《中越实用会话1200句》专心潜读。父母乐得整天合不拢嘴,郝玉鹏对黎氏丽珠更是精心呵护。

但这种幸福的感觉仅维系了半年之久,意外的事情便发生了。

自8月初开始,郝玉鹏就感到下身不舒服,灼热发疼,还时常有异常分泌物排出。他来到市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你得了淋病!”

郝玉鹏的脑袋“嗡”的一声涨大了许多,心想我平时洁身自好,注意卫生,怎么能患上淋病呢?医生叮嘱他说:“让你爱人也来查一查。”郝玉鹏百思不得其解,立即回到家里,拉着黎氏丽珠便来到医院,结果黎氏丽珠的淋病比郝玉鹏要严重得多,也就是说黎氏丽珠把淋病传染给了郝玉鹏。

听完医生的解释,郝玉鹏痛苦得脸都变扭曲了,一把抓住黎氏丽珠,瞪着血红的眼睛咆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黎氏丽珠“扑通”一声就跪在他的面前,用生硬的汉语说:“对不起……”然后就失声痛哭起来……

愤而“退货”,再遭戏耍

原来由于家境贫穷,黎氏丽珠17岁就和村子里的几个小姐妹来到柬埔寨的金边做”啤酒小姐”,并经常陪客人外出过夜,不幸染上了淋病。

知道真相后,郝玉鹏异常气愤,狠狠地打了黎氏丽珠一顿,并大骂黎元勇和黄大同是骗子。他实在无法忍受黎氏丽珠给他带来的痛苦和耻辱,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婚。

郝玉鹏给黄大同打电话说明情况后,立即和黎氏丽珠办理了离婚手续。11月中旬他来到东兴市,和表哥赵文明一起,把黎氏丽珠送到了黄大同的家里。

黄大同也不知道黎氏丽珠患有淋病,他拿起电话就把越南的黎元勇骂了一通,还没等郝玉鹏说什么,黄大同就说:“黎氏丽珠你可以不要,但钱我不能退给你。我再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越南姑娘,你看怎么样?”他又转向赵文明道:“不然老弟回去不还是光棍吗?”

黄大同的话,还真的难住了郝玉鹏。把黎氏丽珠退掉后,自己再到哪里去找媳妇?表哥赵文明也说:“钱不退也好,我给你看着跑不了。如果真的给你介绍个健康漂亮的越南姑娘,你也不算赔。”郝玉鹏琢磨了半天,终于同意了黄大同的要求,但首要的条件是必须身体健康。

回到锦州后,郝玉鹏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治疗,淋病终于治好了。他立即打电话告诉了黄大同,并让他尽快联系,再去越南相亲。

其实,黄大同心里早就有了目标。他有一个朋友叫吴光贤,其妹妹有个女儿叫裴沅彤,希望舅舅在中国帮她找对象。黄大同感到这个女孩比较可靠,立刻就想到了郝玉鹏。如果把吴光贤的外甥女嫁过去,也算是对得起朋友了。于是,2012年1月初,黄大同给郝玉鹏打来了电话。

很快,黄大同就带着郝玉鹏来到芒街市,与吴光贤的外甥女见了面。裴沅彤21岁,身材苗条,肤如凝脂,郝玉鹏一看就喜欢上了她。随后,郝玉鹏便和黄大同、黎元勇一起,来到先安县山区裴沅彤的家里,先给裴沅彤父母送上23000元彩礼钱,又为裴沅彤买了“三金”等礼物,置办了丰盛的酒席。随后,郝玉鹏便带着裴沅彤回到锦州,在当地顺利地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结婚后父母觉得郝玉鹏年纪也不小了,便劝他们赶紧生个孩子。

可任凭郝玉鹏怎么努力,裴沅彤的肚子就是没反应。他们去医院检查,没有发现郝玉鹏有什么问题,医生却在裴沅彤的小腹上发现了一个3厘米长的刀口。郝玉鹏解释说:“是她小时候出车祸时留下的。”医生还是不放心,便给她做了进一步的检查,这才惊异地发现,她已经做了子宫次全切术,也就是说子宫被切除了三分之二。问裴沅彤为什么要切掉子宫时,得知当年出车祸撞破了子宫,为了保命而切掉了子宫,因为当时年纪小,她也没有太清楚的记忆。受精卵连着床的地方都没有了,还怎么怀孕呢?

回到家里,郝玉鹏的情绪低落到极点,母亲听说后也一个劲地抹眼泪,边哭边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刚走了一个得性病的,又来了一个没子宫的,这还算是个女人吗?……”

得知裴沅彤不能生孩子之后,郝玉鹏一家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公婆的训斥,丈夫的打骂,裴沅彤终于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的生活,一气之下,她跑到火车站,随即登上了开往南宁的列车……

追讨“说法”,诱发惨案

当天晚上,郝玉鹏一家没有找到裴沅彤的影子,直到第二天也仍然没有见她回来。全家人慌忙到亲戚家去找,仍然没有消息。郝玉鹏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在经过多方查找无果后,他便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

难道她跑到东兴的舅舅家了?或者在东兴偷渡回越南老家去了?事不宜迟,郝玉鹏立即登车赶往东兴市。

到达东兴后,也为了把事情说清楚,郝玉鹏又拉着表哥赵文明一起,来到了黄大同的家里。黄大同一听裴沅彤跑了,大吃一惊,因为按照公司和郝玉鹏签订的协议,一年之内新娘跑了,公司要负责补换的。他先是安慰了郝玉鹏一番后,便急忙带着他和赵文明来到了裴沅彤的舅舅吴光贤的家里。

虽然吴光贤对于郝玉鹏打骂裴沅彤很生气,但他还是表示,把已经偷偷跑回越南老家的裴沅彤劝回来,和郝玉鹏离婚。

听说裴沅彤已经偷偷回到了越南,郝玉鹏立即傻了眼。黄大同劝他说:“你先回去吧,实在不行我到越南去找裴沅彤,看她还能不能回来。”想想实在没办法,郝玉鹏只好悻悻地回到了锦州。

回到锦州后,郝玉鹏越想越窝囊,不到3年时间,为了娶越南老婆,前后花掉了10万多元钱,而娶来的老婆都不如意。思来想去,郝玉鹏彻底丧失了对黄大同的信任,并决定把交给他的6万多元中介费要回来。

2013年1月4日,郝玉鹏来到东兴市,在宾馆住了半个多月,才等到从芒街市回来的黄大同,他立即拉上表哥赵文明,一同来到了黄大同的家里。

一见面,郝玉鹏就对黄大同说他已经决定和裴沅彤离婚了。黄大同表示,等他离婚后自己再给他找一个越南姑娘。没想到一听这话,郝玉鹏突然变了脸,瞪着眼睛嚷嚷道:“你拉倒吧!你看看你给我介绍的那两个人,一个是妓女出身的性病患者,另一个是没有子宫的‘假’女人。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去越南找老婆了!”听完这些话,黄大同的脸“刷”的一下子便红了,尴尬地张了几下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随后,郝玉鹏掏出一张纸递给黄大同,说:“我在越南掏的彩礼钱、酒席钱、来回的路费就不算了,但交给你们公司的6万多元钱的中介费,你得退给我吧?

一听说退钱,黄大同当即便火了,高声喊道:“你以为在越南找老婆那么简单?你好好看看那份合同,只有包退包换,哪有退‘货’赔钱的条款?”为此,两个人争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最后,还是在表哥赵文明的极力劝说下,才不欢而散。

回到宾馆后,郝玉鹏左思右想,怎么也咽不下去这口窝囊气,2月3日晚上,他喝得迷迷糊糊,费了半天劲才敲开黄大同的家门。郝玉鹏进门就说“黄哥,我知道你们在越南开婚介公司也不容易,你退我3万元钱就行了,那3万元我也不要了。”黄大同一听他又来要钱,冷冷一笑道:“别说3万元,就是3分我也不退。要不是看在你表哥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打跑了。”郝玉鹏一看黄大同不但不退钱,还抵赖耍横,那股压抑已久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蹿到了头顶,高声叫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还好意思说你和赵文明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上网查了,别人花个三四万元,就能在越南娶个不错的老婆,我却花了十多万元,娶的又是什么样的老婆?”黄大同也不示弱,并讥讽道:“你一个东北的瘸腿狼,给你介绍个老婆就不错了,你有什么资格挑肥拣瘦,有本事你在国内找啊!我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嘛,哼哼,就凭你一只脚的瘸子,想要也拿不走!”

黄大同这番恶毒的语言,深深刺伤了郝玉鹏那脆弱的自尊,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猛地拿起茶几上的把水果刀,倏地就向黄大同刺来,黄大同躲闪不及,胸部被接连刺了3刀,倒在地上……

郝玉鹏轻信朋友,越南娶妻,最终落个人财两空,蜕变成杀人的罪犯。那些正想或正在越南娶妻的朋友,难道不应该从中吸取点教训吗?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