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嫁给老外风险大

2013年2月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一起诈骗案提起公诉。这起案件的涉案人叫刘晓鹏,涉案案由是以办理涉外婚姻为名进行诈骗。这起诈骗案中的19名受害者,全部都是携子生活的单亲妈妈。刘晓鹏为什么要骗这些单亲妈妈呢?

为圆出国梦而受骗

现年52岁的王彤是黑龙江人,是19名受害者中的一位。离异多年的她没有太高的学历、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英语基础,但她却有一颗向往优裕生活的心。

2010年5月,王彤听一位朋友说,一位名叫刘晓鹏的男子能够介绍大龄女子与外国人结婚,并且能顺利地出国定居。这正是她心中梦寐以求的优裕生活。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考虑,王彤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同刘晓鹏接触。

最初,刘晓鹏承诺她,只需耗费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花费5万元,就能让她梦想成真。面对王彤对于年龄的顾虑,刘晓鹏表示,由于审美观念的差异,外国人所心仪的对象大多数都是像她这样的中年妇女。退一万步说,如果最终出国没有办成,还会退还给她2的费用。

看王彤有所心动,刘晓鹏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美国K类签证和加拿大家庭团聚咨询服务合同,耐心地给王彤解释。在见面交流的当天,王彤就先行支付了1万元钱,并签署了那份咨询合同。

2011年6月20日,王彤收到了刘晓鹏发来的一张外国男人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子显得很不错,王彤很是心动。但刘晓鹏却表示,要想跟这名外国男子见面,她必须要支付剩余的4万元钱。

为了能实现出国定居的梦想,为了能给孩子挣个好前程.9天后的6月29日,王彤又给刘晓鹏电汇了2万元钱。可是,就在这一天,刘晓鹏拉着行李和全部家当逃离了位于西坝河英特公寓的办公地。被遗留下的,是散落满地的数十名办理涉外婚姻人员的资料。

跟王彤经历相似的、能够被检察院查找到的受害人多达19人,她们全部是黑龙江籍和辽宁籍的女性,年龄介于38~ 60岁之间,都是离异携子。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国内没有稳定的收入、稳定的情感,也都曾耳闻因涉外婚姻而在国外定居并举家移民的先例。这些先例如同明灯,指引着她们的行为方向。

至于这19名中年女性为何会选择跨国婚姻并因此支付巨额款项,主办检察官也多次问及。她们的答案却出奇地一致,那就是为了孩子!受骗女子们文化水平不高,更谈不上什么英语沟通能力,但她们为了孩子愿意背井离乡、忍受语言不通的苦楚,并支付对于她们来说价格不菲的介绍费。

刘晓鹏的骗人模式

刘晓鹏所在的公司是加拿大一家公司在北京的派出机构,成立于1999年。公司所办的业务是介绍涉外婚姻、办理美国K类签证或加拿大家庭团聚移民签证。

所谓的美国K类签证,全称为美国未婚妻(夫)K类签证,是指给外籍未婚妻(夫)的非移民签证。按照规定,有意与外籍人士结缘的美国公民,可以为未婚妻(夫)提出K类签证的要求。经批准后,外籍未婚妻(夫)可以进入美国境内长达90天,以筹备婚礼。结婚之后,就可以为对方申请有条件的绿卡。3年后,便可以申请为美国公民。目前,K类签证分为两大类,即K-1给未婚妻(夫),K-2给未婚妻(夫)的子女。

加拿大家庭团聚移民签证,是指家庭成员及亲属赴加拿大,与已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或公民并且居住在加拿大的亲属团聚的移民证件种类。这类签证要求移民者必须与加国公民具有法律上的亲属关系,即父母、配偶及子女等。

2006年7月,刘晓鹏就开始接手办事处的事务,他招揽客户不做广告、不做宣传,完全用老客户介绍新客户的模式。

刘晓鹏的项目运作模式是在征得客户同意后,以客户的名字在美国的两家知名单身交友网站上进行注册。注册成功后,代替客户寻找合适的对象,给对方发邮件、聊天,促成外国人来中国见面。双方见面满意后,在国内进行登记结婚。然后,他们再协助客户组织签证材料,由客户自己到大使馆递交办理签证。

以这样的模式,刘晓鹏经营得还算不错。但是,2008年,该代表处因未年检而被吊销了营业资格。据刘晓鹏事后说:“因为总公司的材料不齐,不能给我提供相关资料,所以一直没有注册。并且,公司需要经费的支持。所以,我只能再做新的客户。当时的想法是扛过金融危机。在此之后,我又签了大约20个新客户。”

这些新客户所交来的款项,除了支付公司的日常开销外,还有一部分用来归还之前客户的欠款。刘晓鹏就是采取不断招揽新客户的“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维持着办事处的运作。

“从2009年年初,(公司)就开始困难了,最严重的时候是2010年和2011年,办成的越来越少。最后,公司经营不下去了。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金融危机,老外的年收入下降,他们大部分都没有担保能力,造成成功率的下降,导致签证率也越来越低,以至于使我的公司进入恶性循环。”刘晓鹏在明知已无力办成移民业务的情况下又与13名女性签订合同,收取数十万元款项。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加速了刘晓鹏公司灭亡的速度。

2011年6月29日,“我实在没有钱支持公司的经营了,所以,就离开北京,直接回原籍了。当时,我实在是没有钱了,我的中国银行信用卡里还欠了2万多元。我就想用一名新客户的钱先把信用卡欠款还上。我离开公司没有通知客户,不通知是因为我没钱还她们,事后也没联系过客户谈还钱的事,也没有帮客户开展业务。”刘晓鹏口中的那名新客户,就是王彤。

接受涉外婚姻服务须警惕

经公安部门侦查后得知,19名被害人先后向刘晓鹏所属的加拿大某公司的北京代表处共计支付人民币87万余元。这家公司要求办理赴加拿大或美国家庭团聚业务的客户每人支付1万~7万元不等的费用。

对于这些收费差异,刘晓鹏的解释是:“(收款数额)根据客户个人的条件来决定。如果客户的年龄小、长得漂亮,这样就容易介绍成功,收的钱就少。如果客户年龄大、长得也不好,这样的客户不容易介绍,收的钱就多。收多少都是由我来决定。”

这些收取的费用包括咨询费、服务费、翻译费。支付费用的方式一般都是客户自己选择的,可以选择一次性支付,也可以选择阶段性支付。

在实际服务过程中,19名被害人绝大多数从未见过刘晓鹏所安排的外国人,有些人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见过。她们只是在刘晓鹏不停的催促下,一次又一次地交钱。

刘晓鹏以及包括王彤在内的19名被骗女性都不知道,早在1994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出台了《关于加强涉外婚姻管理通知》。《通知》明确表明要严禁成立涉外婚介机构,明确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业务。

《婚姻法》也规定,凡外国人同中国人结婚,必须有该国外交部和我国驻该国使领馆的认证,由该国公证机关出具婚姻状况证明,再婚者必须提供由该国使领馆提供的离婚证明或配偶死亡证明。

负责这起案件的检察官也表示,目前我国对涉外婚姻介绍没有明文的禁止性规定,广大市民在接受涉外婚姻介绍服务时须提高警惕,注意审查中介机构的资质,避免财产受到损失。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