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绑匪背后的杀手

一出租车司机拉客送往邻市小镇整夜未归,其焦急等候的妻子却收到从丈夫手机里发来的勒索赎金短信。接到报警后,公安机关迅速投入精干警力开展调查,经过缜密研判,就在警方抽丝剥茧将绑匪锁定即将展开抓捕时,绑匪的尸首却惊现千里迢迢的异乡……

“我被暴露了,警察已经盯上我了,你把我绑起来,再来捅上一刀,实施个苦肉计吧!”绑架出租车司机李西川并撕票后,终日惊恐不安的绑匪廖和财得知自己已经被警察锁定。于是,他经过一番苦思冥想后,向同伙李云根说出了自己的“计策”……

这起震惊湘赣两省的连环绑架杀人案,从案发、立案到侦破,再到最高人民法院死刑核准,历经两年多时间,终于落下了帷幕。2013年1月30日,随着犯下绑架杀人罪的李云根被执行死刑,此案的相关内幕详情才得以公开披露。

绑匪怎么死在了异地

“是公安局吗?有一名男子浑身是血……估计已经死亡了,你们赶紧派人来处理吧!”

2010年8月7日早上6时许,坐落在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上栗镇夭埠村319国道旁边的一处建筑工地上,早早来到工地准备开工的施工人员在一间在建住房里看见了惊恐的杀人现场。死人可不是小事,在这个民风淳朴、十多年来没有发生大案的村子里,人们惊恐不安。于是,村民们纷纷给当地公安机关拨打报警电话。

“一名男子的手脚被黑色胶布绑捆着,浑身都是血,一看就知道已经死了。”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的上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教导员、法医李昌湖介绍说,现场在一间正在施工的房间里,死者年龄约20岁左右,身上可见有多处致命的刀伤。

死者是谁?又是谁与死者有如此深仇大恨,要刀刀致命!

上栗县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成立了“8·7”杀人案专案组。萍乡市公安局副局长曾广辉和上栗县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黄益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协调警力,指挥侦破工作。办案民警在案发现场当即展开勘验、走访、调查工作。由于无法从死者身上获取该男子的身份信息,警方便拍下死者的正面照片分发给沿路的村民和村干部,让大家一起来进行辨认,但反馈的信息都是——不认识!

上栗县在地理位置上与湖南省的浏阳、醴陵两市相邻。办案民警分析认为,死者很有可能是湖南省相邻地区周边人。于是,萍乡市公安局迅速向湖南省浏阳、醴陵两市等周边公安机关发出协查通报,查找尸源。

很快,湖南省浏阳市公安局反馈回来一条重要的信息,该市一名叫李西川的出租车司机,8月2日夜间出去拉客后便渺无音讯,其妻子何红梅曾接到绑匪发来的敲诈短信,怀疑这具尸体就是这名失踪的出租车司机李西川。

接着,浏阳市公安局民警带上失踪出租车司机妻子何红梅等家人迅速赶到上栗县来辨认尸体。经过何红梅等家人的仔细辨别,证实死者并不是失踪的李西川。

何红梅的否定结论,让浏阳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陷入了深思。此时,距李西川失踪已经一个星期了。“在辨认尸体时,他们总觉得似乎认识这名死者,因为死者脸上有两颗很大的痣,相貌特征非常明显。”上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教导员李昌湖介绍说,在一番回忆和搜索之后,浏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终于辨认出,死者可能就是他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的犯罪嫌疑人廖和财。就是这个廖和财,在向李西川家人索要绑架赎金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经过一番严格的甄别,确认了浏阳警方的这一判断。可这给两地办案民警出了一道难题,既然廖和财是绑匪,他如今怎么会死在千里之外的江西的上栗县?李西川此时又会身在何处呢?

被绑架者是死是活

失踪的李西川,家住湖南省浏阳市大瑶集镇的农村,家里仅靠几亩薄地为生,经济上十分拮据。2010年6月23日,为了全家人的改善生存条件,夫妻俩靠东挪西凑,借钱买了辆比亚迪轿车,跑城区至大瑶的支线客运,正式的车牌照和营运手续还没下来。8月3日零时58分,李西川给妻子何红梅打来电话,说要送几个客人到醴陵市浦口镇去。3日1时40分,当何红梅再次拨打李西川的电话时,丈夫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此时,何红梅心里有了种不祥的预感,她期许丈夫的手机是因为没电了才关机的,而不是发生了意外。何红梅在万分焦虑的等待中熬到了天亮,可依然无法获取李西川的任何消息。于是,她心急火燎跑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我驾车撞伤人了,在江西省萍乡市被伤者家人关了,他们要我赔偿6万元后才肯放人,电话也被没收了,这些人的心很黑,千万不要报警,我都快被饿死了……”2010年8月3日23时37分,就在公安机关紧锣密鼓地开展调查工作时,何红梅的手机接到了丈夫的手机号码发过来的一条短信。两分钟后,这个手机号码又发来一条短信:“明天中午前,一定要准备好钱!”

接到短信后,何红梅和亲属们紧急行动,按照绑匪的要求筹集齐了6万元钱。8月4日晚21时许,绑匪提出要何红梅租车到醴陵市南桥镇交赎金,并限定只能由她一人前往。随后,绑匪又多次变换交易地点。何红梅介绍说:“绑匪怀疑有警察跟随,便要求取消直接交易,再等通知。”

8月6日上午,绑匪再次要求何红梅向一个户主为“彭晓伟”的银行账号汇款6万元,否则她的丈夫就会因此丢掉性命,并且拒绝何红梅与其丈夫通电话的要求。就在家属准备汇款时,绑匪断绝了与何红梅家人的一切联系。

李西川是死是活?办案民警陷入了苦苦的信息研判当中,备受煎熬的李西川的家人也在焦急地等待着。

随即,办案民警迅速从绑匪发来的汇款账号入手查找线索。通过调查发现,账户是一位名叫“彭晓伟”的男子。当警方找到彭晓伟本人时,彭晓伟告诉办案民警,几天前,他的朋友廖和财来找到他说,有一笔钱急需要借一个银行账户转账,便就给了廖和财这张银行卡。

户籍信息显示,廖和财,湖南省醴陵市白兔潭镇水口村人,案发时23岁。办案民警立即通过醴陵市公安局协助,廖和财的父亲和女友证实,廖和财从2009年起至今,一直无所事事,最近好像赌博输掉了20余万元。

专案组分析认为,廖和财是被债主所杀?还是……如果这起绑架案是廖和财所为,如今他被人杀死在江西省上栗县,且被绑架的出租车司机至今下落不明。那么,实施这起绑架案应该至少还有一名同伙,而这名同伙很有可能与廖和财的死有关。

经过DNA的比对,死者的身份很快得以确认,他就是绑匪廖和财。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又出现了:廖和财的同伙是谁?杀害廖和财的凶手又是谁?

民警以廖和财的社会关系为切入点查找同伙,通过湘赣两地公安机关的协同作战,2010年8月9日,专案组迅速锁定了参与绑架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李云根。上栗县公安局民警当即长途奔袭湖南省醴陵市,荷枪实弹地包围李云根的住所,守伏两天时间之后,于8月11日凌晨将其抓获。

然而,李云根的供述,又着实令赣湘两地的办案民警吃惊不小。李云根不仅是廖和财绑架李西川的同伙,而且还是杀害廖和财的凶手。

为求自保假戏真唱

其实,对于李云根这个名字,廖和财的家人再熟悉不过了。李云根比廖和财大两岁,案发时25岁。他俩同是湖南省醴陵市白兔潭镇水口村人,且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同伴。李云根初中毕业后,因学业无成,便一直在家务农。闲来无事,也与廖和财常常会聚在一起赌博、玩耍。

2010年6月期间,廖和财因参与赌博欠下了20余万元的赌债,被债主们追得四处躲藏。为了筹集赌资,廖和财决定铤而走险,遂邀李云根预谋到相邻的浏阳市实施抢劫犯罪。2010年8月2日21时许,他们俩一起带着砍刀、水果刀、绳子、胶带等作案工具租车来到浏阳市大瑶镇,四处寻找作案目标。23时30分许,他们见李西川驾驶着比亚迪F3轿车正在大瑶宾馆候客,便上前以要前往醴陵市浦口镇办事为借口骗得李西川前行。按照事前的分工,廖和财坐在前排的副驾驶位置上,李云根坐在后排的位置上。当轿车在廖和财的指引下行驶至浦口镇宝山路一条沙子路上时,李西川被要求把车停了下来。廖和财、李云根随即分别用砍刀、水果刀顶住李西川脖子和胸部,迅速将轿车钥匙拔掉,把李西川的双手、双脚绑得结结实实,并用透明胶带缠住其眼睛、嘴巴。

将人控制住后,他们将李西川身上的黄金项链、戒指抢走。驾驶着轿车往浦口镇老街方向逃窜。途中因发现出租车的汽油不多了,便停靠在王坊镇王坊村安达加油站欲把汽油加上后再逃。在这个过程中,因遭到李西川的奋力挣扎,用脚奋力踹车门……惊慌之中,还未等加上汽油,他们便将车开到一偏僻地段,恼怒地将水果刀插在李西川脖子上。

8月3日凌晨,担心汽油不足,他们来到长平乡石溪村亭子岭以下坡地段,见这里人烟稀少,便将车停了下来。他们将受伤的李西川从车上拖下来放在路边,又是一顿乱捅、乱砍,随即将杀死了的李西川推入路旁的荆棘丛中。在返回醴陵市白兔潭镇途中,李云根将身上浸血的内外裤丢弃在一池塘边,将凶器砍刀、水果刀抛弃在白兔潭河中,随即各自回到自己家中。

“找到李西川的尸体时,已经是一堆白骨了。”办案民警透露,由于案发期间天气炎热,虽然从案发到找到尸体只有10天时间的时间,但死者此时只剩下一副白骨了。

接着,李云根、廖和财驾驶所劫这辆崭新的比亚迪F3轿车返回醴陵市试图销赃。但由于无法向买主提供相关手续,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买家,他们只好将轿车扔弃在醴陵市陶瓷花炮市场B -15栋房子处的空地上。事后,他俩又觉得忙活了半天,还犯下了一起命案,竟然没弄到什么钱,越想越觉得心有不甘。之后,他们用李西川的手机给其妻子何红梅发短信,谎称李西川驾车撞伤了路人急需支付6万元赔偿金,要求何红梅将钱送到约定地点。因怀疑李西川家人已经报警,担心取回赎金时被警察抓获,廖和财便找到自己的好伙伴彭晓伟,谎称自己做生意赚了一笔款子急需要转入,借用他的账户过度这笔钱。彭晓伟也没有多想,便将自己一张工商银行的牡丹卡借给了廖和财使用。

接着,廖和财发短信让何红梅将赎金汇入“彭晓伟”的这张银行卡上。廖和财仍不放心,他在暗地里观察发现,有办案民警和彭伟接触,估计警方很快将要把侦查目标直接指向自己。

2010年8月6日下午15时许,廖和财仓皇离家出逃,并心急火燎地找到李云根商量如何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的计策。经过两人的一番苦思冥想,最后决定到江西省上栗县来演一出“苦肉计”,以此来嫁祸给当地人。意思是,抢劫杀害李西川是“几个上栗人”所为,正好被路过这里的廖和财遇上。于是,“几个上栗人”便强迫廖和财去敲诈死者家属,并由他去办了警方后来追查的那张银行卡。廖和财得知浏阳警方发现后,就赶到上栗县来告诉“几个上栗人”。“几个上栗人”见其已经暴露,就欲将他灭口……廖和财和李云根决定到上栗县来制造一个假现场,由李云根将廖和财捆绑并砍伤后,丢弃在上栗县某地,以此来迷惑警方。

当天晚上21时许,李云根骑着摩托车拉廖和财来到江西省上栗县长平乡街上,在超市购买了一把水果刀、胶带等物品。由于在长平乡没有找到合适制造假现场的地方,他们又沿着319国道来到上栗镇。23时许,他们选择在国道旁夭埠村柳呈余一在建住房屋的一楼伪造现场。

李云根先用摩托车上的橡皮带将廖和财的双手、双脚捆绑好,再用透明胶带缠住他的双眼和嘴巴。接着,用购买的水果刀对廖和财大腿上轻轻地划了一刀。廖和财见李云根有些不忍心,便对他说,这样不行,要弄得伤势重一点才像。

听廖和财这么一说,李云根赶忙到旁边地上捡起一块窑砖对廖和财头部狠砸了三下。见廖和财已经晕厥了过去,他想想廖和财已经被警方盯上了,如果被公安机关抓获,迟早会将自己招供出来。要断绝后患,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灭了他的口,我就会安全无忧了?!李云根顿时恶从胆边生,挥舞起水果刀朝廖和财的腹部、颈部、胸部等处一阵乱捅……

将廖和财杀死后,李云根将廖和财包里的500余元钱据为己有,将空钱包扔在了长平乡落星村的一条小河中。

根据李云根的供述和现场指认,办案民警分别在上栗县上栗镇夭埠村境内找到杀害廖和财的一把水果刀,在上栗县上栗镇白兔潭桥河里找到杀害李云根的砍刀和水果刀各一把,在醴陵市陶瓷花炮市场找到了劫持的出租车,在醴陵市永盛金店找到被害司机的金项链……2010年8月11日,犯罪嫌疑人李云根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