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京冀鲁连环抢劫杀人案

2011年8月21日下午两时许,烈日炎炎,骄阳似火。在北京市通往天津的京津唐高速公路大羊坊收费站出口处,一场短兵相接的抓捕战在此展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警支队的几名便衣侦查员登上一辆途经此处的山东济南长途客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坐在车里面的两名犯罪嫌疑人金万述、李景石抓获。当场从金万述身上缴获自制手枪2把、子弹14发,手铐2副、拇指铐1副、刀具1把。

金万述、李景石的落网,揭开了一起制造京、冀、鲁三省抢劫杀人大案的内幕。

2011年6月初,山东省即墨市市民王晓斌欲将自己的一辆黑色起亚狮吉普车转让,便将转让信息挂到了“赶集网”、“58同城网”、“百姓网”等网站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条信息给他招来了一场劫财之祸,最后,车不仅没卖掉,小命还差点搭了进去。

车辆转让信息在网上挂出后不久,即引起了一个心怀鬼胎之人的关注,此人就是金万述。

金万述,生于1964年3月10日,初中文化,吉林省梅河口市康大营镇鲜忠村一组人。此人体态瘦高,相貌凶残,虽年近半百,但游手好闲,好逸恶劳,不务正业,一直靠混迹社会为生。两年前,他跑到山东即墨市打工,但由于文化低、年龄大,再加之不愿干重活、体力活,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有时,他也到即墨市南教会转转,在这里,他结识了老乡李景石。

2011年8月初的一天,金万述在和李景石吃饭聊天时,李景石悲观地说:“现在的工作太难找了,生活一天不如一天,活着真没劲儿。”

金万述听后窃喜,试探地问:“我有个挣钱的路子,你敢干不?”

李景石问:“干什么?”

金万述遮遮捂捂地说:“就是干点违法的事儿。这年头儿,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你跟我干,你也不用担责任,负责开车就行了。”

李景石一听有钱可挣,立马来了精神,便爽快地答应道:“敢,有啥不敢的,要不然就要饿死了。”

这次交谈中,金万述并没有告诉李景石准备干什么违法的事儿,做什么违法的活儿。但在他的心里,早已“胸有成竹”,他瞄准的下手对象,就是在网上发布卖车信息的王晓斌。

2011年8月5日,金万述在“58同城网”上看到了王晓斌欲出售吉普车的帖子后,即萌生了抢劫的恶念。但考虑到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怕难以得手,再加之又不会开车,便动员李景石一同参加。在得到李景石的积极支持后,他决定下手了。

这天上午八时许,他拨通了王晓斌留在帖子上的手机号,声称自己想买一辆吉普车,对王晓斌的吉普车很感兴趣,想看看车再说。

王晓斌接到金万述要买车的电话十分高兴,他热情地告诉对方:“黑色起亚狮吉普车我是2010年3月23日花16.98万元买的。目前跑了不到2万公里,车况、外观都很好。”

于是,他和王晓斌约定第二天上午九点在青岛市城阳区国货商场见面,具体敲定一下买车的事情。

当天晚上,他把自己行动计划告诉了李景石。

第二天一早,他和李景石早早赶往青岛市城阳区国货商场。这次,他带上了用于作案的工具:两把经过改装的手枪,两副手铐,一副拇指铐。这些东西是金万述一周前在城阳区大集市上花了5100元从一个新疆人手上购得的。

8月6日上午九点整,他们准时赶到国货商场门口。急于卖车的王晓斌早已提前半个小时在此等候,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厄运正在悄悄向他袭来。

金万述故作轻松,笑眯眯地对王晓斌说:“老弟,我看这车还行。咱们是不是上高速试一下车况。若没有大问题,我看就这么定了,价钱咱们哥俩好商量。”

王晓斌听说对方准备要车,满心欢喜,便高兴地驾车上了济青(济南至青岛方向)高速公路往济南方向开去。一路上,三人说说笑笑,好似朋友一样。

十多分钟后,他们从第一个出口下了高速,金万述让李景石试试车,意思是让李景石把车控制住。李景石心领神会地从王晓斌手上接过了方向盘。他们顺着国道往即墨市方向开去。这时,金万述坐在副驾驶座上,王晓斌坐在后座上。

金万述在被捕后供述道:“即墨市服装批发市场那儿路宽,人少,适合作案,我早就考虑到那个地方比较适合下手。”

当车开到即墨市服装批发市场附近时,正如金万述所预料的那样,旁边的公路上没有一辆车,没有一个人。突然,金万述敛起了笑脸,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手枪转身对着坐在后排座上的王晓斌说:“兄弟,对不起了。我不买你的车,我需要点钱,只要你配合,我不会伤害你的性命。”随即,他麻利地拿出拇指铐将王晓斌的两个拇指铐上。这一切都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完成。

王晓斌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傻了。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他遇到了抢劫。为了保全性命,他只得选择配合。

他告诉金万述,他带了1000多元现金和四张银行卡,但卡里钱不多,都在工具箱的包里放着。

金万述把王晓斌包里的1000多元现金收了起来。当车行至即墨市郊红领集团厂区门口时,他发现这里有一家中国工商银行的自动柜员机,便让李景石把车停在路边,然后问王晓斌银行卡的密码,王晓斌如实告诉了他。

金万述将另一把手枪递到李景石手里说:“你看着他,别离开这儿,我去取钱。”下车前,他虎着脸警告王晓斌说:“兄弟,老实点,别自找苦头吃。只要我拿到钱,肯定放你走。”

金万述下车后在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机上用王晓斌的四张银行卡刷卡六次,取出人民币1.05万元,此时的时间是上午9时47分。

金万述上车后命李景石驾车向东前行。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汽车进入一条山间小道,在一个公墓群旁,金万述让李景石把车停了下来。

王晓斌望着车外的坟地,后背汗毛倒竖,浑身上下直哆嗦,他不知道金万述要如何处置自己,只好战战兢兢地望着两位劫匪,心里暗暗祈祷观音菩萨,别让他们将自己毁灭掉。

金万述把枪收起来,对王晓斌说:“老弟,看在你配合不错的份上,我不伤害你。但我要把你捆上放在这里,然后开你的车走。我们走后,你不许报警,否则,我就用枪打死你。”

王晓斌不敢违抗,只能点头应承。

金万述跳下车,然后拽着王晓斌走到公募旁边的小山坡上,把他的拇指铐卸掉,用事前准备好的黄色塑料胶带把王晓斌的双手捆上。正在这时,意外的一幕出现了。一辆橘黄色的小轿车突然从此经过,司机放慢车速,摇下车窗玻璃死死地盯着他们,好像看出些什么。司机问:“你们干什么呢?”

金万述轻声命王晓斌不要出声,然后冲着司机笑了笑说:“没事,没啥好看的,我们在这拍电影玩呢。”

橘黄轿车的司机似乎没有看出什么,便摇上车窗玻璃,一踩油门,一溜烟似的远去了。

随即,金万述迅速钻进李景石开的车内,两人驾车逃离了现场。在进入青岛市区之前,为销毁留在车内的指纹,两人将车开进城阳区大周村附近的一片林地里,把汽油淋在车座上,用打火机点燃,将车焚烧掉。

再说王晓斌,他望着金万述他们驾车走远了,才敢跌跌碰碰地走下山坡。在公墓内,他碰见了刚才开橘黄色轿车的司机,便赶紧上前求救,告诉对方,自己被人抢劫了。

这位名叫杜世兴的好心司机连忙解开他手上的胶带纸,并迅速帮他报了警。

第一次抢劫顺利得手后,金万述、李景石着实紧张和亢奋了几天。一周过后,金万述和李景石见警方没什么反应和动静,于是,贼心再起,他找李景石商量准备再干一票,再弄点钱。刚刚分钱到手尝到甜头的李景石答应了。他们经过谋划,决定在德州市区下手。这次,他们不光抢劫,而且还杀了被害人叶明亮。他们把尸体拉到一个废旧的坑内,快速驾车离开这个作恶之地,逃到京城,打算继续作恶犯罪。

叶明亮被害的第三天下午四时,清苑县南段村农民马红昌外出办事路过南孟村坟地,发现了被害人的尸体,随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而这时,金万述、李景石两个杀人狂徒已窜进了首都北京市区一家宾馆内。

金万述、李景石连犯两案后已丧心病狂。2011年8月15日下午他们窜进北京市后,在北京西客站一个叫“天宝鑫源”的宾馆住了下来。随后,金万述在网上故伎重演,搜寻下一个抢劫的对象。

2011年8月19日晚上,金万述在“58同城网”上查到了一个欲卖尼桑天籁车的人。

此人名叫于圣锟,1989年6月13日出生,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大阁镇人,现居住北京市某区。据被害人于圣锟8月20日向警方讲:我有一辆白色的尼桑天籁轿车,车牌号京N8K007。大约十天前我想把车卖了,就在“58同城网”发布了卖车信息。今天上午九时,我接到一个电话,问我是否想卖天籁车……

这个电话就是金万述打来的。这天早上,金万述打电话给于圣锟,谎称对他挂在网上的尼桑天籁车感兴趣,想看看车况。两人约好两小时后在青年路国美第一城见面。

赴约前,金万述将手铐和手枪放入包内,对李景石说:“到时看我的眼色行事。”

两人坐公交车按约定时间来到了国美第一城。很快,于圣锟也及时驾车赶到。双方见面后,金万述假意看了一下车的外表,然后提出想试试车,李景石知道,金万述想借试车之名伺机抢劫。此时的时间是2011年8月20日上午11时30分。

于圣锟想急于将车出手,便拉着他们开始试车。此时的李景石在连做两案特别是劫杀叶明亮后,也许是良知发现,他不再想继续作恶。于是,便用暗语告诉金万述:“我不想做了。”

金万述似乎理解地点了点头,便对于圣锟说:“车不错,但买不买我们商量后再联系,你等我电话吧。”

于圣锟驾车走后,两人就近到一家小餐馆吃饭。饭间,李景石说:“老兄,我不想再干这个了,我现在想回济南开大车去。”

金万述劝阻道:“老弟,现在咱们也没钱,干完这次抢几万块钱,咱们分了再回去干别的,行吗?”

在金万述的游说下,李景石最终决定和金万述再合作干一次。

下午两时许,金万述抄起电话和于圣锟联系,声称再试试车就可以先交定金了,他让于圣锟尽快把车开过来。

双方第二次见面后,金万述以试车为名让李景石驾车找个比较颠簸的路上开,李景石明白这是想找一个人员僻静的地方下手。此时,金万述坐在副驾驶座上,于圣锟坐在后排座位上。

李景石驾车从青年北路上绕到一个没人的小路上,金万述从包里掏出手枪扭过头对着于圣锟说:“哥们儿,没别的意思,用一下你的车跟我们跑一趟,你别乱动。只要你配合,我们就不会伤害你。”说着,从包里拿出手铐欲铐上于圣锟。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于圣锟根本不理会他的恐吓,突然向他扑来,欲抢他的枪。金万述一惊,往后闪了一下,对着于圣锟开了一枪。子弹打在了于圣锟的左腹部,鲜血顿时渗透了于圣锟的衣裤。

金万述见于圣锟受了伤,便又拿出手铐。谁知于圣锟不畏强暴,又扑上来欲夺枪支。金万述大惊,双方争夺中金万述又开一枪,击中于圣锟的右手。连挨两枪后,于圣锟不敢再夺枪了,便故作顺从地安静了下来。

金万述问:“你带钱了么?”

于圣锟回答:“带了1000多块,都在裤子后兜呐。”

金万述从于圣锟裤兜内搜出1000多块。这时,正好于圣锟的家属打来电话,金万述责令道:“你接家里的电话,告诉家属出交通事故了,把人撞了,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让她往你指定的卡上打3万块钱。”

金万述右手持枪顶着于圣锟的脑袋,让于圣锟照着他的话讲完后,又让于圣锟把他说的建设银行卡号通过手机信息发给其爱人,让其爱人从速往卡上打3万元。

于圣锟的爱人王晓东是个机警的女子。她从丈夫手机中支支吾吾的语言和急迫要汇3万元的信息中,发现其中有诈。便又打过去电话轻声讲:“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要是就‘嗯’一声。”于圣锟按照爱人的要求“嗯”了一声,从速通知了王晓东。

王晓东得知爱人被绑架,放下电话就急迫地拨通了京城110报警电话,在第一时间内向警方报警。

为了迷惑金万述、李景石,于圣锟向金万述声称伤口疼得厉害,并问:“这是什么枪啊,疼得这么厉害,你再给补一枪,要了我的命算了。我疼得实在顶不住了。”

金万述哄着于圣锟说:“这是麻醉枪,一会儿就不疼了。你静下心闭上眼睡觉吧,睡着了就不知道疼了。过一会儿车到了昌平,只要钱到了卡上,我们就把你放了。”

于圣锟假装从命睡觉,将眼睛眯上,脑子里盘算着怎样寻找机会逃出去。

机会很快来了。下午四时许,车开到了北京市郊一个叫东小井的加油站正好没油。李景石下车加油,金万述看着于圣锟打着呼噜似乎睡着了,便放松了对他的监控。

装睡的于圣锟眯着眼看着金万述双眼望着车窗外没顾及自己,便突然打开后车门,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踉踉跄跄一边跑、一边喊:“抢劫啦,抢劫啦!”

刚刚加完油的李景石一看情况不妙,便赶紧跑回车内。车内的金万述惊慌失措,结结巴巴地说:“快,快开车,别管他了,咱们赶紧跑。”

李景石驾车飞快地驶离了加油站,高速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不一会儿,车驶进了河北省香河县境内。金万述对李景石说:“这辆车也不能要了,上面有血迹,还有咱俩的指纹,找个地方把它烧了吧。”

当车行至一个果园时,他们把车开进果园内,将一瓶白酒浇在车上,然后将车焚烧。

事后,他们又打的赶到香河长途汽车站,乘公交车返回在北京西客站租住的“天宝鑫源”宾馆。

第二天,即8月21日下午两点,金万述、李景石乘长途客车欲返回山东济南,当客车行至京津唐高速出京方向大羊坊收费站时,被在此守候查车的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警支队民警当场抓获。由此,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金万述、李景石在北京市落网后,当晚如实向警方交代了三次作案的过程。鉴于他们在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将叶明亮杀害,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关于地域管辖规定,北京市警方将金万述、李景石移交河北省司法机关处理。

2012年3月28日,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以金万述、李景石犯有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2年4月24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金万述、李景石犯有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判决作出后,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以审判机关对金万述定性准确、但量刑不当为由提起抗诉。

2012年8月27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门就此案进行研究,一致认为,审判机关对金万述量刑不当,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抗诉有理,决定支持抗诉。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