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少妇单身教师的精神恋爱

江苏省射阳县一名离异单身的女教师。与从未谋面的上海男友陷入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短短半年内,先后拿出20余万元供男友救急,结果却发现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一条错发的短信,结下“美好"情缘

2010年6月22日,中考阅卷正在进行中。射阳县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倪春艳正在单身宿舍里看书“充电”。她同刚送走的这届初三毕业班56名学生一样,焦急地等待着各科成绩的公布。

当天下午3时许,倪春艳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送你一付妙方:宽容一钱,开朗二两,一把洒脱,一副笑脸,取积极进取的清水送服,保你身体健康,心情愉快!”落款是“杨奋军”。

看完短信,倪春艳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以为是一个学生家长发来的,转而一想,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叫“杨奋军”的人。于是,她回复道:“短信内容很好,我保存了。虽然我不认识你,但还得说声‘谢谢’。”随后,杨奋军同倪春艳通过短信频频“对话”: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在上海有个朋友,相恋多年的女友同他分手了,他郁闷得要死,我就发了这条安慰短信。”

“没关系,我是不会介意的。”

“这是缘分啊。对了,你也在上海吗?请问尊姓大名?做什么工作?”

“我叫倪春艳,在射阳县城教书。”

“我有个同母异父的妹妹王芳在射阳读书。倪老师,你认识她吗?”

“真巧,王芳就在我任教的班上,我是她的英语老师。”

“我妹妹有些调皮,让倪老师费心了。你如有机会出差上海,我一定当你的兼职导游,带你去外滩。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锦江乐园和南京路步行街等景点转一转。”

“杨先生,谢谢你。我有一大堆书要看,下次再联系吧。”

“好的。请倪老师多多保重,不要太累哦。”

虽然杨奋军的短信戛然而止了,但倪春艳拿起书时,心里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她开始想象着他的音容笑貌,结果是模糊一片。

如此一来,倪春艳连看书都不在状态了,她打开笔记本,拿起圆珠笔,索性大段大段地抄写……

倪春艳1977年出生于射阳农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1995年,她高中毕业后考入江苏省内的一所师范大学三年制大专班。1998年,她应聘进了射阳县一所中学当初三英语老师。当年年底,她经人介绍,与当地私营业主赵富贵牵手走进婚姻殿堂。

赵富贵大倪春艳10岁,有过一次婚史,前妻只给他生下了两个女儿。他与倪春艳度完蜜月后,要她给自己生个儿子。她迟迟不肯怀孕,说自己这几年要连续带初三毕业班,得取得优异的成绩。

令赵富贵没想到的是,倪春艳不仅“恐孕”,而且是个女版“拼命三郎”,每天下午下班后都要把大量的工作带回家,连家务事都顾不上做。

赵富贵实在受不了这个。一天晚上,他醉醺醺地回到家里,见倪春艳正在台灯下批改一摞作业本,皱着眉头问她:“到底是你的毕业班重要,还是我们这个小家庭重要?”她认为他不可理喻,没好气地说:“我的毕业班重要!”他不由得火冒三丈,吼叫道:“你,你,你给我滚!”她迅速地收拾好作业本和自己的换洗衣服,黯然神伤地离开了家……

很快,这桩婚姻走到了尽头。赵富贵一次性给了倪春艳lO万元补偿,她放弃对房子、车子和存款等家庭财产的分割权,痛痛快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住进学校提供的单身宿舍里,倪舂艳除了吃饭、睡觉外,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教学上,以此来淡忘离婚之痛……她的忘我劳动、艰辛付出,换来了突出的业绩,赢得了校领导、同事和学生的好评,这让她的心里很是舒坦……

第二天,倪舂艳找到王芳的手机号,打电话问她,有没有一个哥哥在上海?

王芳警惕地问:“倪老师,你问我哥哥干嘛?”

倪春艳说:“我收到一个错发的短信,对方自称是你的哥哥,我向你核实一下。”

王芳犹豫片刻,认真地说:“倪老师,你得答应我,这件事在射阳只限于天知地知我知你知。”

倪春艳的好奇心被激发了,爽快地答应了王芳的要求。

王芳这才告诉倪春艳,自己的母亲在结婚前有个私生子,他叫杨奋军,比自己大几岁。

倪春艳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触及到王芳家的“绝密隐私”,赶紧打断她的话说:“我知道了。”

王芳恳求道:“……连我父亲都不知道我母亲的过去,倪老师,请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倪春艳表示:“你放心吧,我会守口如瓶的。”

挂断电话后,倪春艳对杨奋军所发短信的内容也就深信不疑了。

在随后的短信交往和QQ聊天中,倪春艳得知杨奋军出生于1979年,火学毕业后在上海市瑞金医院当医生,亲生父亲和养母都是医生。他正处于单身状态,很喜欢有书卷气的女子。

一天晚上,倪春艳通过QQ给杨奋军发去自己的一张生活照。很快,他的评价来了:“好美好阳光啊,一看就知道是个有书香气的女孩。”

倪舂艳顿时心花怒放,开始向他索要照片。不一会儿,她收到了他的生活照,只见他阳光帅气,充满活力。

倪春艳担心自己有过一次婚史,年龄又略大一些,配不上杨奋军,就把这一情况如实告诉了他。他说:“倪老师,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在意她的过去的……”

此后一周,倪舂艳每天都要同杨奋军通过短信和QQ联系。“心有灵犀一点通”,她觉得自己与杨奋军非常有缘分,不知不觉中就对他产生了依恋之情。2010年7月初,中考成绩揭晓,她所带的初三毕业班英语成绩从总体上说还不错,遂第一时间发短信向他报喜。

杨奋军回复道:“亲爱的,你真棒!我打心眼里爱你!”这是他首次表白爱慕之意。看完短信,倪春艳幸福得几近晕倒,待头脑清醒后,她发短信告诉他,王芳这次英语没有考好,别的科目成绩都很一般,估计难以考上高中。

他的回复是:“亲爱的,我这个妹妹不是读书的料儿,让你费心了。她考不上高中,这是她自己的事。我想帮也帮不上她,这叫做爱莫能助。”他的善解人意,让她感动不已……

心上人频频有难,善良女教师慷慨解囊20万元

2010年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倪春艳抑制不住对杨奋军的思念,想同他进行视频聊天,可她单身宿舍里的电脑没有摄像头,只得去了附近的一家网吧,然后发短信给他,约他视频聊天。

杨奋军回复短信告诉倪春艳,他的电脑没有摄像头,而且从来不进网吧。她视频聊天的兴致顿时偃旗息鼓,同他码字聊了一会儿后,她离开了网吧,首次拨打他的手机。

杨奋军没接,只是回了条短信:“我感冒了,嗓子哑。改天我给你打电话吧。”

倪春艳急着编发一条问候短信:“我真想去上海看你,给你熬红糖姜汤。”他的回复是:“我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以后我会主动邀请你来上海的。”

随后的三天,倪春艳考虑到杨奋军带病上班,强迫自己不同他联系。然而,她满脑子都是他照片上的容貌和笑意,只差声音了,他的声音像他的容貌和笑意一样充满魔力吗?

因走火入魔般思念着心上人,倪春艳每一天都度日如年,白天食不甘味,晚上孤枕难眠……

第四天,倪春艳终于等到了杨奋军的电话,听到了他宽厚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亲爱的,我的感冒彻底好了。”

倪春艳哽咽着说:“奋军,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古人的这首词似乎是专门为我写的……”

“亲爱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的牵挂不是良药,胜过良药,这不,我的感冒这么快就好了。”杨奋军的话里同样是真情流露。

2010年7月底,倪春艳在电话中得知杨奋军的感冒已好的情况后,再次向他提出见面的要求:“奋军,我正在休暑假,有时间去上海看望你。”

杨奋军笑着说:“亲爱的,你不怕见光死啊?在我看来,相见不如思念。”

倪舂艳勇敢地说:“不怕,当然不怕!射阳到上海不过3个小时的车程,这算得了什么?奋军,哪怕你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去见你!”他表示,明天会给她一个明确的回复,要么让她去上海,要么自己赶到射阳来。

度过一个难眠之夜后,倪春艳等来的却是一个晴天霹雳般的坏消息。杨奋军打电话以颤抖的声音告诉她,自己在上班途中遇到交通事故,左腿严重受伤,需要到美国纽约治疗,才不会留下后遗症。

倪春艳惊出了一身冷汗,问杨奋军:“你,你什么时候能回上海?我想去上海照顾你。”

“半个月左右吧。我的存款全部买了理财产品,暂时取不出来,请你借给我5000元机票钱应一下急……”杨奋军急切地说。

挂断电话后,倪春艳没作多想,很快去银行取出5000元现金,汇入杨奋军提供的一个名叫姚森的个人账户上。

第二天起,杨奋军的手机关机了。倪春艳给他发了上百条短信,都没回;上QQ给他留言近千条,也不见回复。

倪春艳一遍遍问自己:他的腿伤有这么严重吗?为什么人在纽约,手机一直关机,QQ也不上?

一周后,倪春艳在百般无奈的前提下,打电话联系上了王芳,向她打听杨奋军的近况。

王芳称自己好长时间没同上海的这个哥哥联系了,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些啥。

半个月后,倪春艳终于接到杨奋军用手机打来的越洋电话,得知他的腿治好了,刚回到上海,家里又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

倪春艳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对杨奋军说:“奋军,你别急,有话慢慢说。天火的困难,有我帮你顶着。”

杨奋军告诉她,奶奶要做心脏手术,自己和父母正忙着到处借钱。

“钱,到位了吗?”倪舂艳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我家去年在上海买了一套2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准备当作我的婚房,家里两三百万元的积蓄全部砸到房子上了……”

倪舂艳问:“给奶奶做手术,还缺多少钱?”

杨奋军说:“总共需要20万,现在还缺8万元。”

倪春艳一咬牙,说:“我借给你。”

当天,她将8万元汇至姚森的个人账户上。

杨奋军激动地说:“宝贝,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人。你借给我的钱,我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你。”

倪春艳说:“奋军,我爱你!你别提借钱还钱的话,不然,太伤感情了……”

很快,新学期开学了,倪春艳尽管非常忙碌,但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联系杨奋军。两人间这种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不断升温……

转眼到了2010年中秋国庆期间。每逢佳节倍思亲,倪舂艳得知杨奋军奶奶的心脏手术做得很成功,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开始疯狂地思念起他来,决定这次一定要同他团圆,免得给这两大节日留下遗憾。

“奋军,你来射阳吧,我陪你去海边湿地看丹顶鹤翩翩飞舞。”在电话中,倪春艳向他发出了邀请。

杨奋军称自己正躺在家里,身体不太舒服。

倪春艳的心顿时提到了喉咙口,催促他快去医院检查。

杨奋军表示,自己明天就去。

“你现在就去。”她冲他发号施令。“好,我听你的。”他当即答应了。

第二天,倪春艳接到杨奋军的电话,他哭着向她提出分手:“春艳,我和你这辈子做不成夫妻了,你重新找一个好男人吧……”

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和平静,问他:“你怎么啦?我前面同你说过,天大的困难,有我帮你顶着。”

杨奋军这才告诉她,自己在医院里查出了肝癌晚期,需要去美国纽约做换肝手术。

倪春艳惊呆了,不知说什么是好。

杨奋军接着说:“亲爱的,我同父母商量好了,用家里的房子抵押,从银行申请贷款100万元,手术费够了,但还差10多万用于购买往返机票及生活费、营养费等,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倪春艳岂能说出半个“不”字?随后,她开口向不少亲朋好友和同事借钱,连同自己仅有的2万余元积蓄,终于凑足了12万元,汇入姚森的个人账户上。

杨奋军从上海飞到美国做换肝手术后,倪春艳每天早晚都要看着保存在电脑里的他的照片,然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口中念叨着:“好人一生平安,好人一生平安……奋军,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

女老师善意批评结苦果。初三女生步步推进“复仇计划”

牵肠挂肚两个月后,倪春艳终于收到杨奋军的短信,得知其已在纽约做好换肝手术,刚刚回到上海。她提出要请几天假,去上海看望并照顾他,却被他拒绝了:“亲爱的,纽约的医生说了,手术后一年内要控制各种感染,不能接触任何外人,只能待在家里静养……”

倪春艳只得接着他的话头说:“那好吧,为了你的早日康复,为了我们俩今后的幸福,我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亲爱的,谢谢你的理解。我打算把一句话送给你,也送给我。

她问:“是哪一句话?”

他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奋军,我记住了。”说完,倪春艳挂断电话,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从2011年1月起,倪舂艳在大半年内一直在同杨奋军商量一件事,那就是想方设法让自己调到上海去教书,两人同在一个城市里,一方面可以好好照顾他,另一方面通过带家教,多挣些钱,为两人今后的幸福生活夯实基础。她还说,自己已向所在学校校长和射阳县教育局咨询过了,得到的答复是,如果真的嫁到上海去,这里可以放人,但前提条件是上海得有接收的学校出具商调函。

杨奋军表示,自己只在上海的卫生系统认识一些有头路的人,而在教育系统,则是两眼一抹黑。他的言下之意是,没办法帮助倪春艳调到上海来。

倪春艳并没有知难而退,她告诉杨奋军,我有个同事,几年前调到上海,通过带家教,都住上别墅,开上宝马啦。杨奋军这才答应,自己会托关系找门路,确保她调进上海的一所中学。

每当倪春艳通过电话、短信和QQ追问调动一事有没有眉目时,杨奋军都说:“亲爱的,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你要给我足够多的时间……”她只得表示:“既然好事多磨,那我就耐心等待吧。”

等待的滋味很不好受,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很快到了2011年底,倪春艳打算调到上海的消息不知怎么泄露并传开后,亲朋好友和同事纷纷催她还钱,她囊中羞涩,只得打电话给杨奋军,请他汇一些款过来,让自己应付一下债主。

没想到,杨奋军却以各种理由相推脱,比如换肝的手术费报销还在办着;自己一直病休,每月只有2000元不到的底薪;父母的工资只够支付全家的生活费和自己抗排异的药费。

倪春艳再也忍受不住了,对杨奋军说:“你不还我钱可以,但我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在三天内同我见上一面,你告诉我家里的具体地址,我去上海找你;二是一个月内把我调到上海去!”

“好好好,我会把欠你的钱全部还给你,你等着吧。”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苦苦等了一周,倪春艳也没见到杨奋军汇过来的款项。

倪春艳渐渐感觉不妙:一个家境殷实,自己又事业有成的上海帅哥,怎么会向一个远在射阳的女教师借钱?说是救急,事后怎么不及时归还呢?

等到头脑冷静下来,倪春艳去银行一查,发现姚森的账号是射阳的!

她一遍遍问自己:杨奋军身在上海和美国,怎么会要求自己将款汇到本地银行的账户上?

随后,倪舂艳通过拨打上海的114,查询到瑞金医院的电话,一打听,该医院根本没有一个名叫“杨奋军”的医生。

她再次一遍遍问自己:杨奋军同自己谈恋爱以来,为什么一直不肯和自己见面?他在电话里说话的声音怎么怪里怪气的?

倪春艳把这些疑点通过短信和QQ发送给杨奋军,要他解释是怎么一回事。他不但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而且停掉手机号,把她从QQ好友中删除。

直到此时,倪春艳这才如梦方醒,意识到自己被杨奋军给骗了。

2012年1月3日,倪春艳经过一番痛心疾首的思考后,选择了报警。射阳警方怀疑是恋爱中的经济纠纷,安排几名民警去她的单身宿舍,对杨奋军发过来的生活照进行查验。

高个子民警说:“这个花样美男,怎么这么眼熟?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矮个子民警说:“不会是影视明星吧?”

高个子民警一拍脑门,说:“想起来了,这是偶像明星韩庚的照片!”

倪舂艳在“百度”上输入“韩庚照片”这四个字,电脑显示屏上铺天盖地都是他的照片。她不由得惊呆了,原来,自己的“心上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流行歌手和演员韩庚。

这戏剧性的一幕,立即让事件性质从恋爱中的经济纠纷转变成可能具有诈骗性质的刑事犯罪案件。很快,射阳警方对此案立案侦查。

办案民警发现,杨奋军的手机号码是射阳县一家通讯器材店销售出的不记名手机卡,没有过漫游到上海、美国纽约的记录。办案民警通过对杨奋军的QQ上网记录进行查询,发现该QQ号一直在射阳登录上线。

尽管没能查出机主是谁,但办案民警初步认定是倪春艳身边的熟人作案。

她把自己身边的熟人全部排了队,又一个接一个推翻,认为他们没必要这样“修理”自己。办案民警经过一番深入细致的排查,没发现一个怀疑对象。

随后,办案民警调取了姚森账号的取款记录和取款时的监控录像,倪舂艳立马辨认出是她的学生王芳!

王芳有着重大的作案嫌疑。1月6日,办案民警来到王芳的家中,她先是矢口否认,但面对确凿的证据,只得交待了自己的作案过程。

王芳1994年11月9日出生于射阳县城,父母常年在苏州打工,她与爷爷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因父母不在身边,爷爷和奶奶又管不了她的学习,她读初三后,成绩大幅度下降,课堂上不是睡觉,就是看言情小说或者玩手机。课余时间,她在衣着打扮上格外讲究,还与社会上的一些小伙子来往频繁,经常去看电影、唱歌或跳舞。

2009年11月中旬的一天,王芳上英语课时,自顾自玩起了手机游戏,甚至笑出了声,影响到了其他同学听讲。倪春艳对她进行了严厉批评,还罚她站了大半堂课。

王芳认为,倪春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她,让她很没面子,甚至觉得倪春艳是看她不顺眼,故意整她。

当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时,王芳渐渐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报复离异单身的倪春艳,让她也尝尝被整的滋味。

2010年6月下旬,中考结束后,王芳所在班上的同学都在焦急地等待中考成绩,她却开始实施谋划已久的“复仇计划”。她买了一张不记名的手机卡,发了一条短信到倪春艳的手机上……

办案民警问嫌犯王芳:“你的作案手段太高明了,看起来天衣无缝。你是怎么想起来用韩庚的照片和魔音手机与倪老师谈恋爱的?”

王芳称自己是从网上学来的。

办案民警接着问王芳:“你首次骗到5000元钱有什么感觉?”

王芳称,自己谎称车祸,既从倪舂艳那儿骗到了5000元钱,又躲过了见面要求,忍不住佩服自己“太有才了”。

办案民警向王芳提出第三个问题:“你就不怕倪春艳在射阳真有男朋友,识破这一骗局吗?”

王芳笑着说:“我对倪春艳太熟悉了,知道她离婚后一个人过,在情感上较为寂寞,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肯定会让她迷恋。”

办案民警问:“你是怎么知道倪老师的前情往事的?”

王芳说:“我在射阳有好多朋友,倪春艳的所有八卦,都是他们帮我打听清楚的……”

倪春艳满以为,王芳落入法网后,自己被骗走的20.5万元能收回来。没想到,那些钱都被她花完了。

办案民警了解到,王芳有了钱,带着几个朋友去了一趟新马泰,所有费用都由她买单。回到射阳后,她开了一家火锅店,亏得血本无归。

没多久,王芳因涉嫌诈骗被射阳警方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她被射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2年8月初,射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芳诈骗一案。

法庭上,被告人王芳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为自己年幼无知不懂法律而犯下的罪过向被害人倪春艳真诚忏悔。

王芳的父母也向倪春艳表示了道歉,同时承诺将积极帮助王芳偿还倪舂艳被骗的钱财。

面对王芳的道歉,倪春艳表示无法原谅。

倪春艳觉得,因为这件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以后再也不敢谈恋爱了。案发后,王芳父母仅仅归还了3万元钱,她向亲朋好友和同事借的钱看来只得由自己偿还。更为关键的是,自己出于对教育事业的负责,才对学生严管厚爱,一番良苦用心却换来如此结果,实在难以接受。

法院审理后认为,王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因王芳作案时刚满16周岁,庭审时不满18周岁,归案后又主动坦白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2012年9月5日,射阳县人民法院对这起雷人的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芳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非法所得17.5万元由法院责令其退赔。

0
0
 
广告
广告